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engenzhu2009的博客

 
 
 

日志

 
 
 
 

过文瀚:《云翔寺志》对二轮修志的启示  

2018-02-01 17:16:35|  分类: 方志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云翔寺志》对二轮修志的启示
过文瀚
    2009年9月,经过编纂人员几年的辛勤工作,上海《云翔寺志》出版发行了,这是云翔寺重建以来可喜可贺的盛事,也是功德无量的善事。作为一名方志工作者,捧志研读之余,深感《云翔寺志》对于目前正在逐渐展开的二轮修志有若干启示。
    启示一:二轮修志应重视对具体事物的记载
    新中国成立60年以来,特别是20世纪80年代初至2008年年底,全国已编修完成数万种省市县三级地方志书、部门志、行业志、专志、地情书,其中大多是以地域范围记载为主的省志、市志、县志,或以行业为主的专业志和部门志。以上海为例,在首轮“一纲三目”规划中,即《上海通志》、《上海县志系列丛刊》、《上海区志系列丛刊》、《上海专志系列丛刊》中,仅在专志系列中有《宝钢志》、《上海石油化工总厂志》和《上海炼油厂志》3部记述范围相对较小的部门志。在上海区县修志规划中,也大多以乡镇志或专业志为主,村志、山河志、寺庙志少之又少,仅有闵行《华一村志》)、上海《真如寺志》等数部。
    众所周知,首轮修志基本是从上到下,以面带点,以线带点,省志、市志、县志、区志、乡镇志或专业志对具体事物记述是简介式,一般不深入、不详尽。对像云翔寺这样具体事物记述大多比较简略,在《上海通志》、《上海宗教志》、《上海文物博物馆志》、《上海园林志》、《上海名镇志》、《嘉定县志》、《南翔镇志》中,对云翔寺都有记载,但或寥寥数语,或数百字不等,非常简单,很多珍贵资料因记载规格和篇幅的限制,未能收录,这不能不说是一种不足,使人感到缺憾。
    随着二轮修志的逐步展开,笔者认为既要加强面(地域、区域)、线(行业)的记述,也要加强对点(山川、河流、寺庙、特产)的记述,宏观记述和微观记述应该并举,以点带面,以点串线,以小见大,见微识著,只有这样,才能使整个方志编纂工作更具有完整性。
    启示二:编纂地方志要始终坚持求真务实的编纂思想
    《云翔寺志》的一大贡献在于纠正了以前的误传,弄清了云翔寺开山年份,梳理了与开山相关联的白鹤导施传说产生、衍化过程,这是编纂者求真务实编纂思想的集中体现。编纂地方志要求实事求是,以事实为根据,秉笔直书。但说说容易,付诸行动是要下苦功的。《云翔寺志》的编纂者在编纂过程中,不信古,不泥古,为搞清开寺年份等诸多存疑,不急于求成,毅然推迟完稿时间,广泛收集资料,旁征博引,依据有力资料,推翻了流传数百年的误传,不但为云翔寺,也为南翔这座历史文化名镇找到历史源头。这一事例启示我们,编纂地方志来不得半点马虎,一定要以事实为准绳,始终坚持求真务实的编纂思想,编纂出的志书才能真正构建在历史基石之上,可读、可信、可用。
    启示三:方志队伍急需充实研究型人才
    首轮修志的成果是有目共睹的,可以说是硕果累累,但也应看到存在诸如记述断线、上限不清、以讹传讹等不足之处,原因在于我们的修志人员很多是半路出家,边干边学,不少人不具备修志能力,而是作为人员安排来参加修志的,对资料的搜集、考证、整理缺乏应有的技能和素养,这就难以保证志书的编纂质量。《云翔寺志》一系列成果的取得,不是信手拈来的,是编纂者充分挖掘资料,在旧志、金石、谱谍、笔记等文献中千淘万漉、去伪存真而得的。显而易见,如果我们以编纂《云翔寺志》的要求,开展第二轮修志,这就对我们现在的方志编纂队伍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近年来,上海市区两级修志机构陆续招进一些大学生,其中有的还是硕士生和博士生,学历是更高了,但对地情的了解,对地情的研究还十分肤浅。《云翔寺志》的成功启示我们,人的因素是决定志书成败的关键,方志编纂需要研究型人才,方志队伍需要有一大批熟悉地情、研究地情的人才。为此,上海各级修志机构面对二轮修志,要未雨绸缪,积极培养、网罗具有熟悉地情、对地情有研究能力的有识之士,才能保证编纂出来的志书经得起历史考验。
    启示四:修志只有不断创新,才能与时俱进,才更具有科学性
    《云翔寺志》的编纂者在编纂过程中,为求方志可信可用,有意识地在编纂方法上作了一些探索,如加设注释、增加文献辑入量、适当加按点评、附录已否定的问题、附刊主要参考书目,应该说作了有益的尝试。其实,主要编纂者许洪新先生在若干年前,鉴于读志用志人士反映新编方志没有注释出处,用志不方便的问题,一直呼吁新编方志应该对所引资料加注释或说明,这次《云翔寺志》的编纂为他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遇和平台。我个人认为,这一尝试是非常可贵的,使志书的资料性更好地突出,进一步提高了志书的科学性,对读志用志的人提供了便捷,也使人能放心用志。以前,新编方志未能加注的主要阻力在于如何注、注到哪一层次、会增加篇幅量、印刷成本也会高等等。当然,对于如何注、注到哪一层次,还可作进一步探讨。对于增加篇幅量和印刷成本的顾虑,相信随着二轮修志信息化手段的不断应用,纸质书的需求不断降低,借助网络和电脑,篇幅问题是能迎刃而解的。
    《云翔寺志》编纂者的目的,在于记存重建史实,梳理发掘历史,续接文脉,弘扬佛法和爱国爱教的精神,应该说这一目的已经达到,并给了我们许多启示,相信能对二轮修志有所裨益。
(作者单位: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上海地方志,2010年第二期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