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engenzhu2009的博客

 
 
 

日志

 
 

陈泽泓:关于方志篇目体式 ——广东省首轮93部县区志评析(六)  

2018-01-22 16:39:53|  分类: 方志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方志篇目体式
——广东省首轮93部县区志评析(六)

2017-08-21   作者:陈泽泓     点击数: 947152


一、理论认识

一届修志启动之初,首先要抓的就是两件大事,一是拟订篇目,二是组织队伍。这就好比一项工程上马,首先要解决的是设计图纸与施工队伍。篇目设计是编纂工作最重要的基础工作。“篇目是志书的设计蓝图,它是收集资料的向导,整理资料的提纲,分工编写的依据”。[1]地方志的编纂原则是事以类从,类为一志,篇目设计是体现这一原则最为直接的表现。同时,篇目选取的体式,又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分类是否科学、合理、规范,决定着收集资料是否全面、编写效果是否理想以及查用起来是否方便。

新方志的篇目体式本来没有可以照套的现成模式,但新方志是对旧志的传承与发展,旧志在发展过程中已逐步形成了一定趋向的篇目体式规范。传统志书虽有纪传体、门目体、三宝体、编年体、纪事本末体、类书体诸种,主流还是纪传体。纪传体模仿正史,把门目归属于图、表、纪、志、传、录等类,类以下分细目。目以类归,层次相对清晰。这一体式基本为新志所选择。

民国时期,随着社会的发展和西方近代科学的传入,志书篇目设计出现了新的变化,黎锦熙为县志拟目“凡五部门,共三十篇,附两种,篇分子目,标以甲乙;目复分项,标以子丑……然此间之自然、经济、政治、文化,重要现况,略举例中。”[2]说明当时的志书已考虑新的学科内容为门类,大体按照自然、经济、政治、文化类别和顺序,系统安排门类;在部门(即今之部类)下依次设篇、子目、项,层次分明。这些理论与实践,为方志篇目体式从旧志向新志的过渡奠下基础,对新方志体例有着重大影响。

中指组1985年制定的《新编地方志工作暂行规定》规定:“确定志书的框架和篇目,是关键性的一环。志书篇目的确定和取舍,应从现代化社会分工和科学分类的实际出发,既要继承旧志的优良传统形式,更应有所创新增益。最基本的必不可少的篇目,以符合科学性和时代为原则。有些篇目的增删,应体现地方特点。各篇目内容应适当分工,前后照应,力避重叠,或繁简失当。篇目的排列,应体现结构合理,层次分明。层次名称可采用编(篇)、章、节、目,也可采用其他形式,不必强求一律。”[3]

其后,1997年制定的《关于地方志编纂工作的规定》规定:“地方志的篇目设置,应合乎科学分类和社会分工实际,突出时代特点和地方特色,做到门类合理,归属得当,层次分明,排列有序,形式上不强求一律。”[4]

这两个规定产生时间相隔13年,但都在首轮修志实践过程,将其对比可以看出修志理论的推进。

一是志书篇目的取舍确定,“从现代化社会分工和科学分类的实际出发”修改为“应合乎科学分类和社会分工实际”。修志篇目设计所说的“社会分工实际”,主要指部门辖属与职能分工;科学分类,当理解为符合方志编纂学完美要求的分类。将摆在首位的社会分工调换成科学分类,从实际操作层面看,就是从重于部门辖属分工转变为既承认部门分工的对修志篇目的制约影响,更要尽可能克服部门分工的影响。

二是不再强调“更应有所创新增益”。创新应该是在继承基础上的创新,两者不能执其一端而有所偏废。

三是将“以符合科学性和时代为原则。有些篇目的增删,应体现地方特点”的提法修改为“突出时代特点和地方特色”,将志书的地方性提到与时代性并列列于篇目设计总体要求的地位,而不局限于“有些篇目的增删”。但在实践中对志书体现地方特色显然不如对体现时代特点重视。

四是在对志书篇目内容与形式要求表述锤炼的同时,重申“形式上不强求一律”,允许和鼓励创新。地方志书应该突出时代性与地方性,绝不可能也不应该千书一面,从理论上说,“形式上不强求一律”的命题是正确的。首轮志书编修时,没有合乎要求的先例(上世纪60年代产生的是一批体例被扭曲的志书),理论准备很不充分,因而在不少地区出现体例模仿的风气。在这种情况下,特别强调形式上不强求一律,对于启迪思考,建立新方志体例规范,起了积极的推动作用。续志编修启动时,既有大量首轮志书为基础,又有解放思想的氛围,形式上的创新会更为活跃。然而,如果没有坚实的理论基础,不能自觉继承旧志优良传统和保持志书基本特征,所谓创新就有可能自乱志书体例,削弱志书优势。新志面临着机遇与挑战,创新是一把双刃剑,对此应该有清醒的认识。

200711月制定的《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关于第二轮地方志书编纂的若干意见》,对篇目问题的提法是“篇目设计要符合科学性,避免随意性。处理好容量、排列、层次、标题和升降等问题,避免归属不当和缺项漏项,以及不必要的交叉重复”。《意见》不再提篇目设计应从科学分类与社会分工实际出发,而是在宏观上提出“符合科学性,避免随意性”,在具体要求上更为清晰、全面、科学,是对首轮修志实践的理论升华,从篇目设计角度显示出方志编纂学更趋独立和理论上更趋成熟。

二、实践探索

20世纪60年代前后产生的一批新志,内容上突出“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指导思想,形式上颇受编史影响。19596月,中共广东省委部署全省开展修志工作,当年11月完成的《开平县志》初稿,篇目包括富饶的开平、潭江风云、侨乡巨变、杂记,共4卷。至19621月完成修改稿,删去杂记,改为3卷。1959年编纂的《南海县志》,设南海的概况、南海人民的伟大历史和文化、建设社会主义的新南海等3编;《惠阳新志》设惠阳概况、惠阳历史、伟大十年等3章;《梅县县志》分自然环境、沿革、户数人口、华侨、风俗习惯、宗教信仰、建国后的政治经济及文化情况、旧民主主义革命斗争、新民主主义斗争史、历史上的主要人物、土地改革、互助合作、十年来的伟大成就等12章,1961年组织续修梅县志,一年后中缀,成《梅县人民革命斗争史》。1962年修成的《南澳简志》,分南澳概况、南澳革命史、南澳巨变、向南澳革命先烈致敬四大部分。可窥这批县志的主要内容及篇目设计之一斑。

1961年中国科学院地方志小组和国家档案局发布《新修地方志提纲》(草案),提出新修方志除前言、概况外,其主要部分应当包括政治斗争、经济建设、文化教育、政治工作、民情风俗习惯、宗教、名胜古迹、人物等八个门类。政治斗争为记述内容首位,“政治工作”的提法也突显了时代特色。

1981年中国地方史志协会提出了《关于新县志编纂方案的建议》,是新中国成立后由全国性修志指导机构提出的第一个新编县志基本篇目。此篇目分为1049卷,具体如下[5]

 

序言

一、概述编

卷一  历史大事记

卷二  建置沿革

卷三  区域、区划

卷四  县城、乡镇

卷五  人口、民族

二、自然编

卷一  地形、地貌

卷二  山脉、水系

卷三  气候、物候

卷四  自然资源

卷五  自然灾害

三、经济编

卷一  农业

卷二  林业、牧业、副业、渔业

卷三  工业、手工业

卷四  商业

卷五  粮食

卷六  交通、邮电

卷七  财政、金融

卷八  物价

四、政治编

卷一  地方行政设置

卷二  司法

卷三  民政

卷四  党派、群团

卷五  统战、侨务

卷六  民主革命斗争纪略

卷七  社会主义革命纪略

五、军事编

卷一  机构设置

卷二  兵役、民兵

卷三  重大兵事记述

六、文化编

卷一  文化、艺术、广播

卷二  教育

卷三  科技

卷四  体育

卷五  卫生与计划生育

卷六  文物古迹

七、社会编

卷一  风俗习惯

卷二  宗教信仰

卷三  方言

卷四  谣谚

卷五  服饰、风味、建筑

卷六  民间传说

八、人物编

卷一  人物传

卷二  人物表

卷三  革命烈士英名表

九、图表编

卷一  图象

卷二  表谱

十、附录编

卷一  县志编修始末

卷二  重要文献辑存

卷三  优秀诗文选录

卷四  地方文献要目

 

在全国普遍开展编纂新方志之初,提出第一个较为规范的篇目模式,对于指导全国首轮修志,避免出现各行其是的混乱局面,意义重大。各篇安排顺序,体现了先综合、后局部,先自然、后社会,先经济基础、后上层建筑的原则,反映了客观规律。[6]基本篇目提出了自然、经济、政治、军事、文化、社会、人物的部类顺序,这一模式为各地修志所基本接受。

另一方面,这个篇目的不完善也是在所难免的:采用了大编体,在编内设卷,层次未理顺;在分类第一层面上,将军事单列于政治之外;将体裁之一的大事记列于篇内,将图表列为一篇;在分篇内采用“史略”体裁,与其他体裁不相协调。这一篇目在1983 年作为《中国地方史志协会关于〈新编地方志工作条例〉的建议(征求意见稿)》的附件公布时,已有修改,删去图表编,将“历史大事记述”从概述编抽出单列为第一编,全志仍为十编,编下由设卷改为只列序号。“自然编”至“人物编”各编改称为志。

篇目提出以后,各地在此基础上不断探索改进,较约定俗成的重大修改有:

1.概述(或称总述)、大事记分别作为独立体裁,列于各编章之前。

2.由大篇体发展为大、中、小篇均有采用,并逐步趋向中、小篇体。

3.编下设章、节、目,必要的还设有子目,形成规范有序的层次。

4.大大加重记述经济份量。

5.军事编逐渐归并入政治篇。

6.图表不单独立为一编,而是在志首载图及随文附表。

7.“纪略”体裁越来越鲜被采用。

三、实例思考

以广东省首轮编修的全部93部区县志为实例,对篇目体式进行分析。

(一)篇目体式

“大体有两种,一种叫二级设志,即篇下设志;一种叫一级设志,即平头设志。篇下设志,一般设:概述、大事记、地理、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社会、人物、附录等十篇。平头设志,少者二十多卷,多者已达三十”。[7]前一模式显然依据中国地方史志协会所拟新编县志编纂方案,被称为“大篇概括式”;后一模式被称为“平行章节式”。广东省首轮区县志有89部属二级设志,占全省区县志的96%。只有4部属平头设志。

二级设志的志书,按篇数规模一般分为大、中、小三种体式。省志小篇100多卷、中篇50~70卷左右、大篇40卷以下。[8]区县志分篇规模与省志不同,广东省二级设志的区县志篇(编、卷)数多在25篇之上,最高达44篇,不能套用省志分法,以15篇以下为大篇,16篇至34篇为中篇,35篇以上为小篇。所谓大、中、小篇体间并不存在质的差异。即便是篇数最多的小篇体,其分类标准与中篇体也没有什么质的区别:工业在各志中都自成一篇;设44篇的《阳江县志》与设27篇的《和平县志》一样设“政党”篇。划分篇体只是为了便于分析。以35篇以上为小篇体,是因为平头设志章数都在35章以上(最高的《恩平县志》有51章),便于进行比较。

按上述标准,二级设志的区县志的篇体情况如下:

1.大篇体(5~14篇)21部。其中,5篇体1部,6篇体5部,7篇体10部,89篇体各1部,10篇体2部,141部。

2.中篇体(17~34篇)55部,其中17~226部,24~2930部,30~3419部;小篇体(35~44篇)13部。

(二)体裁层次

各志采用体裁层次情况如下:

目以上设卷、篇、章、节、目5个层次的只有《佛山市志》,设1048189章。是广东省首轮志书中层次最多的区县志书,也是章最多的志书。层次及设章过多,难以控制平衡,“复员退伍军人安置”、体育“场馆设施”与人大、政府、中共地方组织同为章的层次,显然不当。

设篇、章、节、目4个层次的有87部。

平头设志均不设篇(编、卷),以章为框架的第一层级。章节体的《德庆县志》、《恩平县志》、《徐闻县志》设章、节、目3个层次;条目体的《惠州市志》只设章及目2个层次。

大中小篇体的孰为优劣的问题,在首轮修志时曾是争论不休的一个热点。但从所见的这些志书的实际情况看来,这个问题并不能一刀切下结论。大中小各种体例各有利弊,不见得采用那一种就一定最好,而要看具体如何运用。正如《中国地方志协会1989年学术年会纪要》所称:“方志的结构和分类,决定于方志的内容,同时又受到时代的制约和传统体例的影响。在讨论中,大家认真分析和比较了目前流行的大、中、小三种结构体式,一致认为各有利弊,无论选择那种体式,都应当扬长避短,当前出现的结构趋同现象,是经过实践、反复比较选择的结果。”[9]对这个结论,我是基本认同的,并结合广东省首轮区县志的实践情况作进一步的分析。

1.大篇体中,67篇体共16部,占大篇体的71%7篇体一般包括地理、经济、政治、军事、文化、社会、人物。在此基础上,少了军事篇就是6篇体,这就是《地方志工作条例》所规定的地方志记述的五个方面再加上人物。将人物单列但不作为篇就是5篇体;而篇数增加的,是把概述、大事记也计为篇,或将某方面升格(如《阳春县志》将经济部类分设为农林水、工业等5编,故而卷数最多)。《肇庆市志》共9篇,从地理篇、经济篇中析出升格设名胜篇、特产篇。《广州市东山区志》7编,是在地理建置、经济、政治、文化、社会、人物之外还设有城区建设编。这是从城区实际情况出发设置的,因为城区经济不同于县的经济那么独立全面,城区建设在区情中却有着很大分量。总之,大篇体线条较为明快,较为适合于城市区志,凸显其特色。大篇体较中篇体形式上好象只是多了一层虚设的层次,但在实际操作分类上有很大空间,篇下设章数目悬殊,同为6篇体,《宝安县志》设37章,《兴宁县志》设126章。要将复杂的地情归属于简单的分类下,并要顾及层次平衡,难度很高,在把握升格分寸、处理层次平衡上必须有较高的驾驭技术。

2.各地逐渐趋向于采用平列式的中、小篇体。体现了形式上的科学性要服从于内容的科学性和可操作性。广东省首轮区县志中篇体55部,占全省二级设志区县志的62%。其中28篇有10部,293032篇各6部,其余皆在4部以下。28~32篇共38部,占全省二级设志的区县志的43%,反映了这一范围内较易操作,较易做到归属合理,层次平衡,为最多部志书所采用。

3.小篇数中,354部,373843篇的各2部,其余为1部。最多是《阳江县志》44篇。小篇体所设的大部分编,与平头设志无异,如体育、卫生、邮电等均是独立设编,只有4编是编下设志,如社会编下设人口、家庭、人民生活、宗教、社会风尚等十三章,经济管理编下设计划管理、工商行政管理、物价管理章,公安、司法编下设公安、检察、审判、司法行政章。在编这一层次中,有编即为志,也有编下设志的,这就造成了明显的层次不平衡,同是机构,林业机构为一章,公安机构只是一节;人口只是一章,邮电编有四章,方言编也有三章;人民生活与学校体育同属于章。从内容的容量上看,对社会部类设置不合理,部类比例不当,从这一角度也反映了资料收集的不理想,修志部门越来越依赖于由部门提供资料,不善于自已动手收集资料。将设35卷的小篇体的《海康县志》篇目与平头设志的《德庆县志》章目比较,有25卷与章涵盖的内容是一样的;而不相同之处,有《海康县志》1卷等于《德庆县志》数章(如国民经济卷内含经济综述、人民生活、经济管理,商业卷含商业、旅游、外经贸,风俗方言卷内含风俗、方言),也有《海康县志》1章等于《德庆县志》2卷(如畜牧水产章含畜牧、水产)。由此看来,不如将小篇体中少数二级设志的篇分解成志为一篇,全书改为平头设志更为顺当。

4.平头设志的志书,其章数在3551章,在形式上看,与小篇体的篇数接近,而实质性的差异,却在于是一章多志还是一章一志,从形式上较直观地体现了“事以类分,一类一志,一志一章”。这一体式在区县志中虽然为数不多,但从实践结果看,较好地避免了分类争议,层次较少的平头设志比小篇体归属更合理,层次更平衡。王晖在《第二轮志书体例模式倾向思考》一文中提出:“中篇体不符合形式逻辑”,“只有大篇体和小篇体是科学的,中篇体是牵强附会的。”[10]其实,问题不出在于中篇体和小篇体上,如前所述,中小篇体既没有明确的划分标准,也没有实质性的区别,如果说,中篇体不合形式逻辑,不是平头设志的小篇体也不符合逻辑,当然也不科学。至于王晖所说的大篇体是科学的,无非是因为大篇体在篇目的第一层次是虚的,第二层次才是实的,而大编体的第二层次往往等同于小篇体的篇目而已,那么,也只是对小篇体的肯定,其实也未必科学。

5.志书篇体划分的基本原则,就是要符合“事以类聚”、“类为一志”的基本要求,处理好科学分类与现实社会分工(现代管理体制)、全志的整体性与局部相对独立性、体例的统一与突出特色之间的关系。结构严谨,归属得当,层次分明,排列有序,使全志的结构、层次有一个整体性。但是,现在还没有一种体式能说是十全十美的,层次分割过多,必然缺乏整体性,层次太少,又恐怕影响记述深度,顾此失彼,各有利弊,因此才会出现大中小篇体均有所用的状况。判断篇目设计中篇体划分是否合理、科学,很重要的是要看其是否能达到层次平衡。平衡关系到分类的合理,更关系到记述深度的恰当。如中、小篇体将体育与卫生、教育与科技合为一篇,它们之间并无逻辑上事业上的有机关系,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使教育、卫生、体育、科技处于章的层次,使全志的同一层次的事物、事业能够平衡。有的志书在将体育与卫生、教育与科技合为一篇的同时,又将旅游列为一篇,这就出现了旅游篇内章的层次(如《仁化县志》旅游篇中设有旅游区、旅游点二章),与教育、科技、卫生、体育事业为同一层次,如此升格,显然不当。有的平头设志的志书,在设计中也有不合体例的,问题就出在仍未将平头设志贯彻到底,造成了层次的不平衡上。如《德庆县志》、《徐闻县志》,均设“政党”章,“中共地方组织”只是一节,同书“体育”章的“机构”就是一节,显然不当。《惠州志》设置了“中共地方组织”章,解决了这个问题,但却将政权与政协并为一章,人口与方言并为一章,反成微瑕。44编的《阳江县志》将政党(含各党派)、权力机关(即人大)、行政机关(含各个时期的政府)、参政议政机关各设一编,其中权力机关将存在两年多的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单列一章,使得县人大平列为章,这就与其他几套班子均列为章而平衡。毕竟小篇体涉及面广,层次多,在处理平衡上更费力,设计者不妨换一个思路,改用层次少些的平头设志体式。

 

(本文节选自陈泽泓著《岭表志谭》,广东人民出版社2013年版)

 

 


注释:

[1]王复兴:《方志体例概述》,载《中国地方志通讯》1984年第3期。

[2]黎锦熙:《方志今议·七县志拟目》。岳麓书社1983年版《方志学两种》   页。

[3]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新编地方志工作暂行规定》,《中国方志文献汇编》方志出版社1999年版274页。

[4]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关于地方志编纂工作的规定》,《中国方志汇编》方志出版社1999282页。

[5]转引自黄苇等著《方志学》(复旦大学出版社1993年版)715、716页。

[6]刘纬毅:《志书、断限、纪年及篇目顺序》,载《中国地方志通讯》1984年第4、5期合刊。

[7]欧阳发:《1984年在武汉市修志人员会议上的讲话》,载欧阳发:《方志研究》(1998年10月内部刊印)120页。

[8]梅森:《地方志书篇目分类述论——兼论志书分类标准制定的需要与原则》,《上海地方志》2007年第六期13页。江龙波、雷卫群《第二轮省级志书编修方式的探讨》(载《中国地方志》2008年第9期)提出,中篇一般20-70卷。这也说明中小篇体之分纯属数量上的分别,没有实质性区别。

[9]《中国地方志协会一九八九年学术年会纪要》,《中国方志文献汇编》(方志出版社1999年版)461页。

[10] 王晖:《第二轮志书体例模式倾向思考》,《中国地方志》2009年第12期。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