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engenzhu2009的博客

 
 
 

日志

 
 

西 樵: 续志“大事记”篇的编纂实践与转型  

2017-02-28 12:17:32|  分类: 理论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办公室《走向世界的中国方志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汇编》,20179月北京

续志“大事记”篇的编纂实践与转型

 

西 

 

提要:大事记是志书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篇章,卷首概述与大事记合力承担起统摄全志的功能。“断代体”一词的出现,扰乱了志人的思绪和节拍,以切断式的方式编纂大事记大行其道,志书 “资政、育人、存史”功能大为减弱。本文从大事记篇的编纂实践入手,权衡、探讨不同记述时段的利弊得失,提出大事记篇应遵循上限不等高、下限一刀切的编纂方式,使其回归传统,进而发挥大事记应有的功能作用。

关键词:志书  大事记  接续历史

 

2008916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颁发了《地方志书质量规定》,明确要求续志编纂要“内容完整,横不缺要项,纵不断主线”,使门类设置的争议划上了句号,使续志的门类设置重新回到了正确的轨道。为避免出现不应有的漏项,还具体规定了续志应记述的地理、基础设施、经济、政治、文化、社会、人物等7大部类及所涵盖的37个门类。《规定》集中了修志人员的集体智慧,体现了大多数人的观点,形成续志内容在认识上的一致性,进而强化了续志内容的完整性。但由于志人在续志体志书接续历史的认识上出现偏差,已出版的二轮续志大事记篇多数采用切断式的编纂方法,只记限内之事,舍弃了反映一地域珍贵的历史内容,使得大事记在志书中的的统摄功能大为减弱甚至消失殆尽,志书的“资政、育人、存史”功能大为削弱。然而,亦有不少志人对大事记接续历史的问题进行了积极探索,采用各种形式图谋取得突破,使大事记在志书编纂中出现五花八门的局面。由于记述时限或长或短、或前或后,大事记体例的规范化受到极大影响,极有必要加强这方面的研究,使大事记编纂回归传统,实至名归。

在旧志体例中,大事记的作用是用一根时间的纵线将分散在志书中的大事要事贯穿起来,与志书中各分志的记事相“经纬”,起到纲举目张的功用。在旧志人的眼中,大事记是全志之纲,统辖全志。首轮新方志编纂中,众多学者感到仅靠大事记统领全志仍有欠缺,进而达成普遍共识,创设全志之首的概述,来弥补大事记统领全书不足的弊病。概述篇与大事记两相结合,统领全志,纲举目张,相辅相成,经纬交织,使志书体例又发展到一个新的阶面。二轮断代体式志书的大事记如何接续前志,一直是困扰修志人员的一大难点,这一问题解决得好坏,直接关系到续志(主要指断代体)的质量。所以,广大修志人员想了多种办法,采取多种措施,极力破解这一难题。从已出版的二轮续志来看,大体有八种做法:

一是纯为断代体式,与分志所记时限同步,只记志书所标断限年份内大事,记述时段限定在20年左右。如黑龙江《大庆市志(19862005)》,大事记起于1986年,终于2005年,记述时间20年。山东《淄博市志(19862002)》,大事记起于1986年,终于2002年,记述时段17年。《上海市长宁区志(19932005)》,大事记起于1993年,终于2005年,记述时段13年。此种方式在二轮续志中居多数,如河南《郑州市金水区志(19912002)》(2008 年版),贵州2009年版《余庆县志(19882005)》(2009年版),河北2012年版《永清县志(19892007)》(2012年版)等均属此类。

二是将大事记突破下限,顺延至搁笔时止。如山东2009年版《泰安市志(19852002)》,卷首大事记起于1985年,终于2008年,记述时段比下限2002年延长6年。江苏《苏州市志(19862005)》,卷首大事记起于1986年,终于2012年,记述时段比下限2005年延长7年。

三是大事记严格按照断限时段记述,而把下限之后至出书前时段的大事记放在志尾附录之中。如山西《黎城县志(19972003)》,卷首大事记起于1997年,终于2003年,记述时段7年;将限外大事记放在“限外辑要”之中,标题仍为“大事记”,副题为“20041月—200512月”。河南《信阳市志(19782003)》,卷首大事记起于1978年,终于2003年,记述时段25年;将限外大事记放在卷尾附录篇“限外专记·第一节大事记”之中,起于2004年,终于2008年,记述时段5年。

四是依据全志记述时段前移至改革开放之初,突破首轮志书的下限,大事记记述时段与分志一体前移。如广东《五华县志(19792000)》,大事记起于1979年,终于2000年(1991年版《五华县志》下限至1985年止);云南《盐津县志(19782005)》,大事记起于1978年,终于2005年(1994年版《盐津

————————————————

注释

①大庆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编,《大庆市志(19862005)》,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

②淄博市市志编纂委员会编,《淄博市志(19862002)》,方志出版社 2013年版。

③上海市长宁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上海市长宁区志(19932005) ,方志出版社2010年版。

④泰安市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泰安市志(19852002) ,方志出版社2009年版。

⑤《苏州市志(19862005)》,苏州市编纂委员会编,江苏凤凰科学技术出版社2014年版。

⑥黎城县志编纂委员会编,《黎城县志(19912003)》,中华书局20061月出版。

⑦信阳市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信阳市志(19782003) ,中州古籍出版社2014年版。

⑧五华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五华县志(1979~2000)》,方志出版社2010年版。

⑨延津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延津县志(19782005)》,云南出版集团云南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

县志》下限至1985年止)。

五是大事记记述完全突破志书框定的上、下限时限。如山东《东营区志(19982005)》,大事记起于1982年(东营建区之始),前探16年,终于2007年(志书搁笔之时),后延2年。

六是卷首大事记严格按照断限时段记述,而把断限前的历史大事经过精编,放在志书尾部《附录》之中。如江西《高安市志(19862006)》,卷首大事记严格按照断限时段记述,在附录中设“1988年版《高安县志·大事记》节录”(首轮县志大事记35页,二轮删节为27页)。

七是将大事记分为三部分,限内、限前、限后各自成篇。如河北《清河县志(19862006)》,卷首总述篇之后分列有“大事记”(志书名称标注年份断限之内)、“限前大事记”、“限后大事记”三篇,

八是将大事记作为接续历史的通纪体,记事贯通古今。如安徽《安庆市志(19782000)》,大事记从南宋绍兴十七年(1147)起收大事,上限前832年用121.62万字,19782006年(延至出书前)28年用527.13万字,前占15%,后占85%,详今略古相当有度。接续前志寄托在志书的总述、大事记和建置部分。江苏《常州市郊区志(19842000)》,大事记从1949423日境内解放之日记起,至2002426日所属乡(镇)分别划归天宁、钟楼两区时止。山西《朔州市朔城区志(19892010)》,大事记采用通纪体式,从旧石器时代中期记起,终于2010年下限之时;前志与续志比较,大事记篇幅102000余字(较前志63000余字增加39000字),总条数1217条(较前志669条增加548条),其中新中国建立前由前志的350条增加到续志的465条,新中国建立后由前志的319条增加到续志的752条;前志新中国建立前、后条数百分比分别为52.3%47.7%,续志新中国建立前、后条数百分比分别为38.2%61.8%,由此可见,续志较前志在详今略古的把握上更胜一筹。山西《平遥县志(19892010)》,大事记从公元前2100年前“尧帝初封于陶”记起,终于2011年,36000余字(较前志62000字减少26000字),总条数490条(较前志751条减少261条),新中国建立前、后条数百分比分别为31.6%68.4%(前志新中

————————————————

注释①东营区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东营区志(19982005)》,方志出版社 2013年版。

②《高安市志》编纂委员会编,《高安市志(1986~2006)》,方志出版社2009年版。

③清河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清河县志(1979~2005)》,中华书局2011年版。

④安庆市地方志办公室编,《安庆市志(19782000)》,黄山书社,2008年版。

⑤常州市郊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常州市郊区志(19842003)》,方志出版社 2003年版。

⑥朔州市朔城区志编纂委员会编,《朔州市朔城区志(19892010 )》,中华书局2014年版。

⑦平遥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平遥县志(19892010)》,中华书局2016年版。

国建立前、后百分比分别为40.7%59.3%)。

上述八种大事记体式中,前六种均属于断代体式的编纂方法,或纯粹断代体,或补限后内容下延几年,或根据志书记述时段整体上移前探几年,或前探、下延各数年,总是在断代体式的边缘打转;将限后大事记放于附录之中虽为变通之策,但未被志书下限一刀切的编纂原则,亦不可取;将限前大事记从整体中剥离出来,放于附录之中,看似遵守断代体式的编纂方式,实则二者游离太远,虽有创新之思路,却仍难起合力之效。前七种编纂方式,均为志人心存疑虑,不敢突破“断代体”这一藩篱之故。唯有第八种采用贯通历史的方式,还原大事记应有的面目,回归传统,体现出敢破敢立的大家风范。

正是由于众多志人进行不断的探索,创造出多种不同体式,使二轮续志大事记出现多样化的局面。上述八种编纂形式,是笔者在浏览二轮续志时看到的,志书中大事记的编纂体式一定还会有其他的方法,只是笔者未看到而已。由此可见,针对大事记如何接续历史内容的问题,志人想尽了各种办法,尤其受“断代志”提法的影响,切断式的编纂方法居多数,延长下限和探前追述历史的居少数。笔者以为,要厘清大事记的上下限问题,当从续志应有的独立性、事物的连续性、记述的完整性出发,以发挥志书“经世致用”的“资治、教化、存史”功能来考量。上限不等高、下限一刀切,既然是正文内容的记述时限标准,作为与概述篇合力统摄全志的大事记篇亦概莫能外、一体遵循。大事记延长下限,不合志体,理应杜绝;探前追述历史,纵线条反映当地“从自然到社会、从历史到现状”的大事、要事,遵从志体,实为最佳选择。当然,大事记探前追述,这个“历史”可长可短,须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况来定,或有史以来,或有建置之始,或历史长河中的某个重要关节点。大事记之所以要探前追述历史,其理由有三:一是它遵从了志书是“记述一地域从自然到社会、从历史到现状的资料性著述”的本质属性。体现历史的纵深感、展示历史发展的纵线条是大事记体裁独有的功能,二轮续志大事记只记20年左右时段的内容,如不接续历史,就很难体现和发挥大事记在志书中纵贯历史的功能。大事记若起不到粗线条地展示一地域“从历史到现状”的经济与社会发展概貌,它在志书中的功能和作用就会大减甚至消失。二是志书所记述的事物应是完整的,也是恰当和必要的,这是增强事物整体性记述和为现实服务的需要。在人们的心目中,志书是一地域最为重要的乡邦文献,要了解一地域的历史与现状,唯有志书才能承担这一历史重任。二轮续志采用通纪体大事记,就可使读者从中完整地了解到一地域经济与社会发展的纵向历史脉络。注重人文历史的记述,是志书延续千年不衰的历史原因之一。采用断代体式记述大事记,只能是人为地硬性割断历史,进而限制和影响了大事记功能的发挥。三是采用通纪体式大事记,是更加强调续志记述事物的系统性、完整性,也是突出续志自身应有的独立性,一志在手即可了解和窥探一地域历史发展线条之全貌。断代志的主要特征,是以记述断限时限内的事物为重点,但并不是对限前事物齐整的一刀切。在体现志书本质属性的重要篇章中是允许连接历史内容、沟通事物之间必要的联系的。诸如述体文字、大事记、建置沿革、人物、文物等项,凡涉及人文历史的重要内容,尽可能接续历史,体现一地域的历史文化底蕴。僵化地执行《地方志书质量规定》中的断限,只会削足适履,使社会对志书功能产生怀疑甚至不信任感。志书体例无论如何创新,我以为均不能脱离开志体的轨道。

结语。续志中的概述篇与大事记是统摄全志的重要篇章,贯通历史,明古详今,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内容。切断式的“断代体”大事记,既难以担当起统摄全志的重任,也与大事记应有的本质属性相违背,续修志书无论是通纪体还是断代体,大事记均应探前追述历史。当然,探前追述的历史可长可短,从一地域历史发展的长河中选取重要的关节点,则是考量编者熟悉地情把握地情的功力所在。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