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engenzhu2009的博客

 
 
 

日志

 
 

尤 岩: 论第二轮修志民俗入志的思路与方法  

2017-02-26 08:47:46|  分类: 方志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年第1期

 论第二轮修志民俗入志的思路与方法


                           尤  岩
              (江苏省地方志办公室,江苏  210008)
 作者简介:尤岩,女,江苏省地方志办公室《江苏地方志》编辑。
[摘要]笔者阐述第二轮修志民俗入志的思路与方法。认为,建立在解放思想,对国情、地
情进行深入考察和认知基础上的编修理念,是民俗入志在内容、形式上进行创新的重要前提
和保证。
[关键词]民俗;历史;续志
[中图分类号]K291/297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434X(2008)01-0006-05


    近年来,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关于保护人类口头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决定在中国引起强烈
的反响。一场规模盛大的“中国民间文化遗产抢救工程”已经启动。与此相应的是,一个不
起眼的民间绳结,受到中外人士的青睐,赢得“中国结”的称誉,走红中国市场;唐装的兴
起,使冷落数十年的中式服装走出低谷;奥运会徽以甲骨文和印章的古风,组成现代最前沿
的象征图像; 昔日原始的制陶工艺,如今成为时尚的陶吧……[1]而在方志界,新一轮修
志启动后,民俗入志是全面、科学、系统记载地情的需要正成为一种共识。
    一、民俗是基本的动态的地情
    (一)民俗是基本地情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考察国情、省情、市情的重要窗口,因此,
在第二轮修志过程中,我们必须首先重新认识民俗的意义和价值,重新认识它在此轮修志中
的地位。
    梁启超认为“最古之史实为方志”。《诗经》可看作是早期“四方之志”的组成部分,
而“风”又是《诗经》主要组成部分之一。风俗,本是生活行程的历史积淀,又称民俗,这
是一种生活习惯,在古代汉文中的字义是“人居其地,习以成性”,所谓“人居其地,习以
成性,谓之俗焉。”[2]或如司马光所言:“自上世相承,习以为常”。凡是衣食住行、休
闲玩乐、人际交往、宗教礼仪、节庆假日、文化心理,乃至生产样式等一切与人类生活有关
的行为方式和思想习惯、心理需求、语言思维及处理日常生活的习惯,都可称之为风俗。风
俗随着生活而存在,人类文化有多久,风俗就有多久。风俗传统在四个方面表现出共有性的
特征: 1.口耳相传的,如神话传说、民间歌谣、俗话、谜语、方言、音乐、诗歌等等能上口
传布的;2.物质使用的,包括服装、饮食、房屋、工艺、日用器物、劳动工具,一切可使用
的物品;3.习惯相沿的,如礼仪、节庆、信仰、舞蹈、娱乐、祭祀、迷信、禁忌等;4.文本
书写的,包括文字、史书、文学、绘画、雕刻等风尚。这些具有模式化的,便于民众识别、
操作、演习、共享与传播的特征,渗入到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的方方面面,而又与其他族群
相区分,成为民族识别的重要标志。
    冯骥才先生曾指出,在中华民族文化基因的构成要素中,庙堂之上的文化是民族文化之
父,来自民间的是民族文化之母。从这个意义上说:一切民族的文化,都是民俗文化,它是
我们的文化母体,文化基因的重要组成部分。[3]
    (二)当代生产生活方式与传统民俗文化的式微。随着时代的发展,生产力的进步,生
产方式发生巨大变化,农耕文明一去不复返,工业化、信息化、国际化、城市化步伐加快是
目前中国经济快速崛起的重要表现形式之一。工业化、城市化、信息化下的新的生产方式和
与之相适应的生活方式,其实就是新民俗诞生的土壤。研究编入续志中的民俗实际上应当首
先研究社会的生产方式。
    对于传统民俗文化冲击程度最高的莫过于城市化进程的不断加快,中国城市化率最高的
城市是上海,为88.7%,北京是84.3%,天津是75.5%,江苏目前城市化率已达51%左右。各个
城市之间,根据规模等要素区分为大都市、中小城市、半城市化城镇、乡村……“半城市化
地区”代表着一种重要的向上的阶梯,将容纳新增的大部分转入城镇人口。这种规模巨大、
强度剧烈的人口与经济要素的空间集聚,将迫使我国城镇体系、城乡结构及社会经济格局发
生重大变化。其突出表现在区域性的空间结构重大变化上,尤其是城乡关系的重新构建中。
这种城市化发展趋势一方面要求城市发展研究学者们跳出原来的城市-农村二元论研究理论
框架和简单的城乡一体化概念,客观甄别和认识这种正在出现的新型区域发展类型。但是,
在极速的发展过程中,落差也是存在的,所谓“城市建设像欧洲,乡村像非洲”,工业化、
城市化进程的不断加剧,导致精英流向城市,乡村社会的人才流失进一步导致传统民俗一度
有弱化的现象。这种快速的进展,对于乡土社会、对民俗传统是一种全面的压缩。
    诗人于坚在《可敬的小贩》一文里形象描述过传统民俗在城市化过程中受冲击的现象。
[4] 诗人往往站在时代的前列遥感时代的变迁。而相对于欧美的宗教传统,中国人是在悠
久的血缘、地缘情结中生长的。农耕传统关乎中国人的乡土情怀与视野。尽管鲁迅、沈从文、
汪增其、孙犁笔下的故土乡村,其风貌、人情已然不再。但是,不可否认,民俗就如同是城
市的钢筋水泥缝隙里生长的绿色植物,依然有着不可抑制的生命力。
    (三)民俗新生态——民俗在当代的新形式、新发展。风俗起源于生活,是生产生活的映
射和再现,但凡能够存在的,都有它依存的自然条件和社会环境,那就不可避免地随着历史
的发展而新陈代谢,从经济发展、王朝兴替、观念更新,到沧海桑田的变化、生活境遇的提
高以及社会制度的变革都对风俗的变化发生重要影响,而习俗的运行主要是靠行为和口头传
递,贴近生活、贴近民众,具体生动,富有鲜活的生命力,具有最大限度满足民众情感心理
需要的能量,所以风俗也具有与时俱进的内在动力。像这样汇集稳定与变异,守成与更新,
自发与调节,个人与群体等相互矛盾于一体而又能自行运转的风俗习惯,是人类最丰富、最
复杂的一种文化形态。
    中国传统民俗定型的时期,也是中华民族民族性格定型的时期,即汉、唐时期。如今则
是一个决定民族复兴的新的发展时期。在这个大变革、大发展的时代,政治体制、经济体制
和社会结构发生了巨大的变革,人们的思维方式、行为方式也随之发生巨大转变,民俗也因
此不断演进、变化、吐故纳新。比如,时下流行的民俗产品已不是简单的复旧。唐装并不是
50年前的旧模样,更加符合人体剪裁;中国结以前只用绳索简单编织,现在配上复杂花样和
材料组合,融入现代人的祝福;香草也不是《诗经》中的荑草、香椒,而是薰衣草、迷迭香、
玫瑰和茉莉;陶吧中的原始手工艺,从谋生的体力劳动变成现代游客的休闲活动,形式依旧,
性质全非。节庆不再仅仅是源自农耕文明的春节、中秋、端午、清明,还有源自现代国家理
念的元旦、五一、国庆,以及来自西方文化影响的圣诞节、愚人节、万圣节、情人节等,这
历历在目的民俗事象,似旧非旧,与原初形态已不可同日而语。所以民俗的再现并不是原样
的复制,而是推陈出新,而民俗的生命力就在于随着时代的前进,从形式到内容不断融入现
代人的意识。
    我们从民俗的重要载体节日来看,如今我们的节庆主要分为三种来源、三种组织形式—
—一是国家的周期仪式,选择的是民族起源、革命、建国和振兴的历史观念。如十一国庆节、
七一党的生日、五一国际劳动节、八一建军节、三八妇女节、五四青年节及六一儿童节等,
是民族-国家空间的地方性展示, 是国家为主体的社会动员的重要渠道;主要在城市空间产
生影响,以城市为主,辐射乡村社会。二是地方政府组织的仪式,选择的是历史集中在地方
文化的繁荣时代。周期性“艺术节”,主要展示地方戏曲文化的丰富性,“文化搭台,经济
唱戏”,常与国家对内、对外的形象塑造和政治经济操作有莫大关系;在文化特征上属于地
方性的,主要集中在城镇,如“盱眙龙虾节”、“南通风筝节”等。三是民间文化的仪式,
趋近于家庭与地缘社区发展的历史,这里面既包含了在城乡均依然保持巨大影响的四大传统
节日,也包含主要在乡间延续的祖先祭祀仪式等。第二、三种形式在乡村社会中保存得更为
完整、更为原汁原味。[5]
    古往今来,节日都是民俗活动的重要载体,乔继堂先生认为:“早在先秦时期,流传至
今的节日的诸多元素已经萌芽,这是我国节日的萌芽期。到汉代,节日的时间和相关节俗大
体定型,这是我国节日的定型期。此后,我国的节日经过了两个整合期,一个是魏晋南北朝
时代,一个是唐宋时代,前者的主要特征是注入宗教因素及北方游牧民族文化因素,后者的
特征是注入娱乐和礼仪的成分。之后,中国节日又在明清时代大放光彩。……这些节日蕴含
丰富的文化内容。 ……我们的古人正是在一个个中国节的轮替中成长、成熟的。”[6]如
此来看,目前实际上已经进入民俗文化的第三个重要的整合期,那么,我们面临的首要问题
一是如何在纷繁复杂的信息、变幻莫测的心态下,与时俱进,把握时代的脉搏,全面客观地
记载当今的民俗事项;二是如何重新挖掘最有民族特色、地域特色的民俗内涵,提升地方志
的文化内涵和权威性。这方面让笔者记忆深刻的例子是在2006年,与楚文化、吴文化都有深
远渊源关系的端午节被韩国抢注世界文化遗产,使我们心痛、遗憾、失落的情绪并存;而江
苏和湖南在端午节纪念对象是起源于屈原或伍子胥方面也有争议。[7]
    二、方志理念与功能的变迁:从官本到民本
    地方志“资政、存史、教化”的传统修志功能认定,放到今天看来似乎有点失之偏颇,
随着经济、社会、文化的发展,执政理念的创新,一个科学、民主、和谐、以人为本的社会
正在建立和完善。顺应这种历史潮流,从大人物、大事件的历史中走出,深入到民众的日常
生活,是历史学在当代的重大进步。那么,对于这样的变革,我们的制度保障和动力在哪里
呢?我认为这就是政府修志,以及修志过程中的服务意识和民本意识。我们要把修志过程看
成是认识地情、思考地情的过程,这样修志的作用就不是只是成书之后才去读志用志,而是
一直致力于表现当代生活的变迁。
    世界上有一个规律:人均GDP在500美元到3000美元的发展区间,社会容易产生剧烈振荡。
中国在2003年GDP首次突破1000美元, 在2008年前后将要冲击3000美元大关的时候,往往容
易导致经济失调、社会失序、心理失衡。21世纪因此成为高扬人文精神的世纪——突出以人
为本的主题,一切与人类生命、生活、发展、休闲、娱乐的商品和文化产业,都将在新世纪
获得高度的重视和长足的发展,民俗风物的兴起就是一个有力的例证。这正像一个故事所说
的那样,当西方探险家带着土人穿越丛林向现代文明社会进发时,土人们走着走着突然停住
了脚步,面对人们疑惑的眼光,他们说,我们走得太快了,灵魂跟不上,我们要停下来等它!
——是的!社会变迁带来强烈的重建伦理的需求,在政府大力推进和谐社会建设的同时,调
动民间文化力量,调动内心的人文关怀也是当务之急。
    我们应当更加关注地方志的人文意义和历史价值,立志编纂名志、良志。从历时段的角
度来看,第二轮修志要努力突破志书的历史局限性,拥有体现基本地情的意识,破除狭隘的
续志观念;从共时段的角度来看,第二轮修志一方面要破除狭隘的行政区观,进行科学的区
位分析,确立地方与更大区域互动发展的意识,将特定政区放在全球化背景下以及大的区域
背景下考量的意识,以此来定位本地区的区域发展走向;另一方面要明确地方志也是一种全
球化视野下的区域文化记忆的意识。要用现在的观念去照亮历史,将修志理念从官本转向民
本。早在上个世纪末,未来学家就断言,21世纪是高扬人文精神的世纪,这就是突出以人为
本的主题,一切与人类生命、生活、发展、休闲、娱乐的商品和文化产业,都将在新世纪获
得高度重视和长足发展。
    什么是以人为本?就是以人作为价值的核心和社会的本位;把人的生存和发展作为最高
的价值目标,一切为了人,一切服务于人。第二轮志书反映的是我们亲身经历的当代史,凸
显了当代人——当代史——品评当代史的社会共鸣意识,更要能打动人、感染人。
    最近, 关于长假改革的热点议题, 就体现了官方政策与民间需求的互动。“五一”、
“国庆”、“春节”三大长假,除了春节外,都不是传统节日,曾经引发了人们长久的争议。
而今,国家有关方面已经顺应近年来的民意,取消“五一”长假,新确定了清明、端午、中
秋三个小长假和保持国庆、春节两个长假。相信这样的变化还在继续,而诸如此类的变化如
果我们不敏感,不把握,不保存,那么最鲜活的东西很快就会消逝在历史的深处。
    风俗因人而起,人又是风俗传承的载体,科学发展观和和谐社会建设,离不开人民群众
的创造力和精神动力,利用民俗事项,调适身心,联络感情,化解矛盾,塑造民族性格,是
我们地方志记载民俗时的题中应有之义。
    从当代民俗的角度而言,官俗、民俗,以及官方力量、民间力量之间,也不是对立的,
完全可以建立起良性的互动关系。新中国的第一次发射的卫星叫“东方红”,尽管东方红最
早来源于陕北民歌,但毕竟带有一定的政治色彩,随后的“神舟”系列,直到目前最令人骄
傲的“嫦娥”探月,嫦娥是一个远古传说人物,在命名上就体现了一种政治意识的淡化,民
族和传统意识的强化。
    三、民俗入志方法的启示与思考
    (一)《清俗纪闻》的启示。中国古代盛行的文人笔记传统,保存了大量的民间风俗资料,
如《板桥杂记》、《东京梦华录》等,但严格说起来,都是文人闲趣之作,算不上正规的调
查。
    著名学者舒芜就此专门著文说:“读书人高论汉唐,却不知道汉朝人怎样吃饭,这是章
太炎说过的。其实岂但汉唐,两百年前清朝人怎样请客吃饭,今天也未必了解。例如今天举
行宴会,无论请什么贵客,无论多么隆重,当天之后都没有什么事情了,两百年前却不然。
一本书里记载道——宾客如是贵人,主人则于次日立即登门拜谢,说‘昨蒙光驾,蓬荜增辉,
特来拜谢。’客人如在家,则请主人到堂上见面,说:‘昨蒙厚待盛设,多谢多谢。’并献
茶。若不在家,则请接待者转达谢意而归。客人亦于一两天内往主人家拜谢。双方在拜谢时,
均持红纸名帖前往。……这本书就是《清俗纪闻》,是日本人对于中国情况的调查记录。主
持调查者中川忠英,是日本宽政时代长崎的一个地方官。调查对象是中国商人。时为中国的
清朝乾隆时代,有一些中国商人到长崎做生意,中川忠英派遣部下官吏向这些中国商人系统
询问了当时中国社会情况、风俗习惯……内容非常广泛全面,进行历时一年,作了详尽记录,
绘制了各种事物的精确图像, 编为《清俗纪闻》,宽政十七年(1799年)出版。”2006年9
月,中华书局出版了《清俗纪闻》第一个汉译本。全书共六帙十三卷,包括居家、冠服、饮
食、闾学、生诞、冠礼、婚礼、宾客、羁旅、丧礼、祭礼等各方面的民俗,从中不难体验细
节所体现的历史魅力。如卷五闾学的“提问”条云:
    授业后如有不能领会之处,则向年长之学生请教,而不直接问于先生。不得不请问先生
时,则应整衣敛容离座,至先生之案前,说:某于某事未明。或:某书未通敢请先生。先生
解答时应潜心倾听,然后回到座位上。[8]
    舒芜先生不禁感叹——这些文字曲尽生活细节,素描世态人情,好像质朴有味的散文小
品, 非常鲜活而令人深思!《清俗纪闻》反映的民俗风貌,正是明清江南地区所谓“资本主
义”萌芽的时期,类似半城市化的特征明显,主角是乡绅、商人,场域是市镇。《清俗纪闻》
代表的思路、方法和内容,全方位地揭示了资料鲜活性、原创性的重要意义。
    (二)民俗入志的新思维、着力点和落脚点。首先,要继续弘扬传统文化精神。对风俗
的重视、记载和研究是我们曾经失落的优秀传统,比如《诗经》既是中国第一部诗歌总集,
也是先秦考察民俗的采风记录。这一传统为后世所继承,沿袭数千年。古人在风俗的观察和
表述方面,有丰富的含义和词藻,诸如风土、风纪、风尚、风教、流俗、世俗、土俗等等,
各有不同的内涵和外延:表现人情风貌的为世俗,转瞬即逝的为流俗,变动不居的为风尚,
自然环境为风土,整肃风气为风纪,而下层民众的时尚和习惯称为土俗等等,对风俗的细分
缕析,是中国风俗传统的一大特色。古代中国的文化精英们留下许多论述风俗的经典名篇,
如《尚书·禹贡》 、 《山海经》、《开元诸道图经》、《元丰九域志》、《舆地广记》、
《舆地纪胜》、《地理志》以及在野史、方志、笔记中有关风俗民情的记载和论述,留下极
其丰富的文献。东汉应劭的《风俗通》,清初顾炎武的《日知录》等更是传世的名著。司马
迁在著《史记》前花了20年时间走遍全国,遍览历史典籍的同时也饱读了无字之书。以这样
浩翰的文字资料记述历代风俗,在世界历史文化遗产中也不多见。
    其次,与时俱进,在新的史学和方志理论指导下,着力考察当代社会变迁和民俗新生态,
找准我们所处的历史方位。在上个世纪东西方文化大碰撞过程中,以梁启超、李大钊和顾頡
刚先生为代表的一代学贯中西的思想家、学人,提出民本思想指导下由自上而下的史观转变
为自下而上的史学观念,推动了近现代以来史志编修理念的巨大革命。诞生了费孝通的《江
村经济》、顾頡刚在《孟姜女传说研究》;1939年,从日本学习归国不久的傅衣凌先生,在
福建永安乡村的一间老屋内,无意中发现了一大箱自明代至民国时期的民间契约文书。在仔
细研读这些契约的基础上,他写出了在学术史上影响深远的《福建佃农经济史丛考》。[9]
由此可见注重搜集民间资料的重要价值。随着社会的巨大变迁与史学理论的变革,地方志的
编修理念必须要与时俱进,关注大众心态、地方风俗、民间宗教与村落文化。
    再次,求真务实,脚踏实地走向历史现场。重拾先人的文化传统并非机械、简单地继承,
而是建立在充分的政治、思想、社会以及学术准备基础上的务实行动,是在心智上和情感上
走向历史现场,借鉴社会学、民俗学、口述史学和文化人类学的田野调查方法和研究成果,
一方面将文献置身于历史情境中,考证风俗产生的社会基础、源流、传播过程、传承经历和
变异,价值、影响及其功能等等;另一方面,在田野调查过程中,利用文献材料、口述历史、
历史遗迹等,通过将非文本的资料与文献记载的比较、质疑、验证,对历史文本中某些语焉
不详或含糊不清之处,进行分析、考辨和补充,使之在历史的时空中被准确定位,变得鲜活
而富有生命力。[10]
    最后,博览群书,海纳百川,注意从各类媒体吸取养分。书籍如国内外风俗研究著作、
风俗录、个人回忆录等、报刊以及各种新媒体(电视、电台、网络),这种养分有资料上的
汇集,也有思路上的提示。例如:除了《清俗纪闻》这样的书籍外,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
史景迁的《曹寅与康熙》,王安忆的《寻找上海》均值得一读……而与当地有关的如《江苏
经济报》副总编王喜根的《扬州古街巷》(个人回忆老扬州的老行当、特色饮食等,十分翔
实),苏州市地方志办公室主任徐刚毅的《老苏州》系列(《苏州水乡》、《苏州街巷》…
…),以及当地报刊资料的风俗民情部分,等等。类似这些都有必要长期搜集,分类整理。

    总之,民俗入志,是保证第二轮修志资料完整性、科学性的需要,是体现地方特色、时
代特色的需要,也是体现方志政治价值、社会价值、历史价值和文化价值的重要保证。温家
宝总理说得好:“一切新的思想、新的理论、新的发明、新的创造,它的产生、发展和完善,
都需要思想解放作为必要条件。”当新的历史机遇来到我们面前,在“和谐社会”建设的大
背景下,让我们用既是传统的又是现代的,既是中国的又是世界的思考和慧眼,武装我们的
修志三要素——理论、方法、人才,共同提升地方志的文化内涵和历史价值,为提升国家文
化软实力而努力。

  [参  考  文  献]
[1]刘志琴.对民俗的历史解读与开发[J].东方论坛,2004,(4).
[2]【北齐】刘昼.新论·风俗[M].
[3]尤岩.历史记忆  民间文化[J].中国地方志,2003,(4).
[4]于坚.可敬的小贩[N].广州:南方都市报,200796.
[5]秦永洲.让节假日留住文化的根[J].博览群书,2007,(12).
[6]乔继堂.细说中国节[M].九州出版社,2006.
[7]尤岩.吴地端午节俗与伍子胥传说[J].江苏地方志,2006,(1).
[8]方克,孙玄龄译.清俗纪闻[M].北京:中华书局,2006.
[9]王铭铭.逝去的繁荣——一座老城的历史人类学考察[M].浙江人民出版社,1999.
[10]张侃.田野工作、历史文献与史学研究[N].光明日报,2007-8-31.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