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engenzhu2009的博客

 
 
 

日志

 
 

胥天寿: 关于二轮修志一些问题的思考  

2017-02-26 16:34:02|  分类: 方志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二轮修志一些问题的思考
胥天寿 

    对于二轮修志,笔者在学习《海淀区志》和其他一些志书的基础上,产生了一些想法,写出来,供大家讨论。
  一、关于篇目设置。篇目设置是修志的规划和大纲,十分重要。规划和大纲做好了,尔后的编纂工作就有章可循,可以有条不紊地进行。如果篇目设置质量差,后边的工作难免陷于盲目和无序。
  因此,要慎重、细致地对待篇目设置工作。一是要集思广益,广泛听取各方面的意见,而不是由一个人或几个人在小范围进行。篇目设置初稿出来后, 应就具体篇章召开若干专题座谈会,听取本领域领导、专家和熟悉情况的同志的意见,哪些该增,哪些该减,哪些该详,哪些该略,力求最后定稿的篇目设置尽可能地详细、全面、不使遗漏。同时,也应听取关心关注方志工作的社会各界读者的意见,社会读者的看法虽然不够系统、专业,但往往会有一些来自生活的新颖而生动的看法,可启发编纂者的思路,供修志借鉴。二是编制篇目的时间可以相对拉长一些,不宜仓促确定。只有经过反复论证,最终确定的篇目才能够比较成熟, 比较科学, 比较可靠可行,不至于在修志中途翻烙饼,出现大的颠覆。当然,小的调整在所难免,但应力求减少。三是编纂委员会的组建,应与篇目设置工作同步或提前进行,编制篇目之前或之中,就应大体确定下来主编、副主编及骨干写作队伍的人选,使这些人在讨论篇目设置时就介入工作,以便了解熟悉工作全貌。
  二、关于编纂委员会的设置。为了加强责任制,除了设立全志的主编之外,还可以设立篇章主编,由其对自己所负责的篇章全权负责,并在编纂委员会署名时标明其所负责的部分。同时,可改变一般志书中大排名的办法,在所有编纂委员会委员署名的后边加注括号,标明其所负责的工作。这是加强责任心、提高志书质量的有效方法,同时也是对著作权的尊重。
  三、关于内容的创新。二轮所修志书的内容,时间跨度近20年。这20年间,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及社会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作为记录地情资料的志书来说, 就应该全面详细地记录这一时期各方面发生的变化,要紧扣一个“变”字,突出时代特色。比如文化样式,不但要记录传统的戏剧、电影、诗歌、小说、音乐、秧歌、摄影等,而且要记录超女现象、卡拉OK、家庭影院、广场演唱、电脑网络、手机短信、手机摄影等; 又如商业销售, 不但要记录商场的变化,如门店变超市,而且要记录直销、电子商务、传销(这是国家禁止的,但其作为一种商业现象,应该记录下来)等;又如教育,不但要记录常规官办教育,也要记录这一时期蓬勃兴起的民办教育,民办大学、中学、小学、幼儿园、打工子弟学校、民间家教、私塾,还有远程教育、出国留学、家长学校等,这些教育,可能统计上有些困难,但可以进行现象描述。
  四、关于形式的创新。一是照片以配图形式随文入志,这样不仅能给读者以直观的感觉,而且图文并茂,显得生动活泼。不少地方志书有这方面的尝试,效果不错。如《绍兴县志》在“艺术”一章中,就随文配有王羲之《兰亭集序》书法图、赵志谦书法图、鲁迅书法图、徐渭《驴背吟诗图》、陈半丁《富贵长寿图》、董希文《开
国大典》、绍兴舞龙图、绍兴舞狮图、周总理观看绍剧后与小六龄童的合影、绍剧《穆桂英挂帅》剧照、古越藏书楼、农村电影放映、电影《祥林嫂》拍摄现场、艺术团山区演出等大量图片,读者读后,自然会对绍兴深厚丰富的文化底蕴产生直观的认识。二是文字上应有细节描述。志书虽是地情资料书, 但不可避免地要记述一些历史过程、历史事件、历史人物等。历史有大节,也有细节,大节可见宏观,细节可见微观。所以在记录某一事物发展时,如果加以必要的细节描述,则可使志书显得生动活泼,可读性强。当然, 这种细节描述, 应不违背志书“据事直书”的传统,对地情历史进行客观的真实的不加渲染的描述,这和文学性的描述有质的区别。如河北《枣强县志》在记述1945年8月15日抗日战争胜利前后一段时间的农村情况时,这样写道:
  “原本许多日才能投送一次的冀南六分区《运河报》,枣南交通员日夜兼程,往各村投送其号外。面对欧洲战场上德国战败的报道,和彩色套印的希特勒人头落地的漫画, 人们拍手称快,还改善一下生活。8月下旬,又一份号外更使人特喜,几乎家家吃饺子。村村街巷里、屋顶上天天有人大喊:日本投降了!抗战胜利了!许多村一连十余日锣鼓喧天,歌声不断。”
  这样写,就把第二次世界大战尤其是抗日战争胜利后枣强农村的喜悦情况既真实客观、又生动形象地表现出来了,避免了呆板和平庸,使人爱看。
  五、关于记述历史的“得”“失”问题。志书记述的是地情资料,但地情资料也是某个历史阶段的资料, 所以不可避免地会涉及到对当时历史“得”“失”的记述问题。尤其二轮修志,是当代人修当代志, 记当代事, 有些事件就是自己的亲经亲历。所以,要跳出历史局限、站在历史的高度记录当代事件, 殊非易事, 困难是可想而知的。首先是要不要记录走过的弯路和“失误”?从理论上说,作为史书志书,“得”和“失”都应记录,努力做到对历史负责,给后人留下历史的真实面貌。但在实践中, 却是记“得”容易记“失”难。这也是我们文化中值得深刻反思的地方,所谓“讳”,为尊者讳,为当代讳。但唯其难, 方显出史书志书的价值。掩盖甚或粉饰历史失误的史书志书, 又有多大的价值可言呢!同时,客观记述历史上的“得”与“失”,也是史志工作者的职责所在。在这一点上,需要史志工作者发扬中国史书志书“秉笔直书”的优良传统,史志工作者要有这种精神和勇气。那么实践中怎么做呢? 我认为, 一是编委会必须有一个统一而坚定的认识, 就是“实事求是,对历史负责”,并将这一点写入《编写方案》,《编写方案》就是编修志书的“宪法”。二是要取得领导的理解和支持。对历史负责的领导者,是会对此给予理解和支持的。三是写法上应遵守志书“述而不论”的传统,只记事实,不做或少做评论,寓褒贬于事实之中。这一方面是为了最大限度地避免阻力, 另一方面也应考虑到,有些事件的确需要较长时间的沉淀,方能认识得更清楚更正确。仓促定论,随意评说,同样是对历史的不负责任。
  六、关于全面记述区域情况的问题。《区志》不仅是区属情况之志, 也应是区域情况之志。不但要记述地方政府所直管的各方面情况,而且应记述驻本地区各项事业、各种行业、各类单位的情况。只记述地方政府所直管、不记述驻区单位情况的《区志》,是不完全的《区志》,其价值会大打折扣。所以对于海淀来说,二轮修志时,应动员驻海淀地区的中央、北京市重要机构,大型国营、民营企业、高校、科研机构等单位,在做好保密工作的前提下,对本单位的情况做适当记述。另一方面,地方志又有一个规范,就是“内容不越界”。比如,驻区某中央机关的业务工作, 它是面向全国的, 不是只面向海淀的,所以就没有必要也不可以入海淀志。那么怎样做到既记述驻区单位情况,又做到“内容不越界”呢?我认为,实践中应建立一个原则,就是和海淀地方社会生活、社会发展发生紧密关系的内容可以记述, 没有关系或关系不大的不予记述。
  七、关于突出地方特色的问题。特色是文化的生命和质量,没有特色的文化,是缺乏生命力的。比如对于城市建设中出现的高楼大厦、千城一面、使人厌游厌看的问题,人们早已提出了尖锐的批评。有外国朋友说,北京要变成纽约,不需要100年;而纽约要变成北京,1000年也不行。可见北京城的特色是多么的珍贵和具有魅力。这提醒我们,二轮修志时,要高度重视“地方特色”问题,努力避免千篇一律、千人一面的结果。鲁菜、川菜、淮扬菜,黄山、泰山、峨眉山,是不一样的;山西的平遥和云南的丽江,重庆和青岛,北京和上海,海淀和朝阳,也是不一样的。那么,地方志书就要把这些“不一样”表现出来,才能丰富多彩,引人入胜。为突出海淀特色,二轮修志时,可以在篇目设置中,将“西山文化”、“皇家园林”、“海淀教育”、“科技园区” 、“ 海淀旅游” 、“ 名人与海淀” 、“重要驻区单位”等具有海淀特色的事项单独列出,并予以重笔详述。
  八、关于人物入志。志书中的人物,向来为社会所关注。拿到一本志书, 人们常常会首先翻看“人物”部分,看书中记述了哪些人,都是怎样评价的。因此人物入志,历来很难。又因为难,人物记述也就成为衡量志书质量的一条重要标准。
  人物入志应坚持四条标准。一是要看影响。这个影响,不是一般的影响,应是重大的影响。对“影响”,要重“量”轻“质”。重“量”,就是看其对社会生活、社会发展产生影响的大与小, 影响大的入志, 影响小的不入志; 轻“质”,就是影响不分性质,凡在本时期、本地域产生过重大影响的人物,无论其影响是积极、正面的,还是消极、负面的,均应收入志书。二是在选定入志人物时,不但要重视政治、经济领域的人物, 也要重视其他领域的人物。无论其身份是政治人物, 还是平民百姓, 只要产生过重大影响,均可入志。要努力防止志书的“官本位”的倾向。三是“生不立传”,即不对活着的人物立传。原因是活着的人是可变的,其对历史的影响具有不确定性, 这是修志传统。但是考虑到现在每20年一修志,时间间隔短,如果完全按照“生不立传”去处理,那么可写的人物就很有限。如果说可以放在下一个或下下一个20年的志书中去写,却又不能及时反映出这20年中的情况。为解决这个问题,是否可以考虑采取“人物事略”的方式,对某一人物的主要事迹和影响单独列篇,予以简要记述。这样做,既不涉及对人物的“盖棺定论”式的全面评价,又可在本志中及时保留对本时期产生过重大影响人物的情况。四是要坚持实事求是,对所写人物不虚美,不溢恶,不粉饰,也不抹黑。著名史学家刘大年先生曾在给《华容教育志》编写组写信时谈到这个问题,他说:
  “人物志……要分析,不能都从肯定的角度去写。其中如蔡元吉,便甚不足取。他深蒙李秀成佳爱,与其他少数人受守卫江浙的重任,很快投降清军,反戈相向,博得清政府青睐,给于嘉奖。最后裹得大宗财物回到故土, 成为全县第一号大地主,等等。其人其事作为农民战争中的一种现象, 可以研究, 但不应在志书中予以表
彰。”
  这些年,关于太平天国的研究不断深入,发现了不少新资料,也出现了不少新成果,我们这里对此不做探讨。但“人物志……要分析,不能都从肯定的角度去写”的观点,却是值得记取的。
  九、关于聘用人员待遇问题。二轮修志,必须聘请一批了解地区情况、经验丰富、有一定写作能力且身体健康的老同志来做, 老同志也有这个热情和积极性。关于薪酬问题,老同志一般不会过多计较,但作为组织者,却不能忽视这个问题。我的想法是,聘用人员的薪酬,应该和其所付出的劳动大体相适应。不能说老同志有退休金,也有积极性,就可以较少地给他们支付薪酬,这是不合理的。因为退休金是国家对退休人员退休后生活的保障,这和聘用工资是两回事。另一方面,支付薪酬时又不能完全不考虑退休金问题,因为这的确存在一个社会心理承受力的问题。笔者的意见是,可以采取和老同志协商的办法来确定薪酬,最后确定的薪酬,应该让老同志们从心里感到和自己付出的劳动大体是适应的。这样, 他们才能心情舒畅地投入工作, 做好工作。否则,老同志口上不说,但心里有想法,最后只能是工作受影响。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