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engenzhu2009的博客

 
 
 

日志

 
 

龙廷驹:志书竖写的基本要求  

2017-02-25 22:49:19|  分类: 方志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广西地方志1988年第1期

 志书竖写的基本要求


    龙廷驹

    竖写的好坏,是志书成败的关键,质量高低的所在。竖写主要抓些什么呢?从我们这届
修志的实际情况出发,笔者认为应抓住历史现状,兴衰起伏,前因后果,资料说话十六字。

    历史现状
    反映一方的一定时期内自然、社会各方面的历史和现状,是地方志的基本要求。大事记
从古到今,把历史上发生的大事逐一记下来,反映历史和现状是明显的。概述有纵有横,也
涉及了历史和现状。但终究都是简略的。记述一个地方自然、社会各方面的历史和现状,主
要靠横排后的竖写。
    辩征法不承认一成不变的东西。自然和社会各方面、各个事物,都处在或快或慢的变化
过程中,都是发生、发展和消亡的过程。不但构成人类社会的经济、政治、文化、教育等等
要素是可变的,有它的历史和现状,就是构成地理环境的土壤、山脉、河流、气候等等要素,
也是可变的,也有它们的历史和现状。
    讨论《阳朔县志》稿时,县委书记说:漓江的枯水期60年代3个月,70年代5个月,80年
代发展到7个月。 有人预言,发展下去,漓江将要在地图上消失。阳朔的温度,1934年年均
20.1摄氏度,1957年至今再也没有一年超过这个度数了,最高的1963年也只有19.6度,比
34年还差0.5度。可见,河流、温度等等都处在变化过程中,都有自己的历史和现状。新华
社记者郑盛丰同志,把上林、宁明、宾阳县志稿记录的自然灾害历史和现状的资料加以整理,
说明由于森林等的严重破坏,广西的水旱灾害正在加剧,在《人民日报》上发表后,为什么
引起广泛的反响呢?因为以前大家只知道近年来旱涝灾害频仍,却没有翔实的数据,不晓得
历史情况;记者将历史资料同现实资料对比,就看到了发展的趋势和速度了。历史资料的作
用就在这里。
    志书竖写事物,一般应该从它产生的时候写起,一直写到现在或消失之时。但有些志稿
的竖写有时有现状而无历史,有时有历史而无现状。由于寻找历史资料困难,以有历史而无
现状的居多。如商业志,记建国后的比较清楚,记建国前的则过于简略,记本县过去有多少
商店,经营什么项目,资金多少,算是不错的了。至于这些商店从外面进什么货,进多少,
从本地购进外销什么货,有多少,这类记载就非常之少。广西商品经济不发达,特别是少数
民族地区,解放前不少地方还是以物易物,甚至把商品交换看做是件羞耻的事,在我们的县
志中很难找到这种事实,别人研究商品经济发展史很难从我们的志书中找到这类资料。民国
时期出的《广西年鉴》,对气候诸要素记录颇详,可我们用的很少,固而人们很难从志稿中
看到他那个地方的气候发生了什么变化。这就不是找资料难,而是对历史资料作用的认识问
题了。
    有历史而无现状的也不少。有的县志记述民工修筑公路的历史,资料颇详,如说民国时
期修筑公路,开始是招工,给固定工资,后来改为招工与征工相结合,征工的工资比招工少
30%,再后来,由于财政困难和工效不高,改为发工票(通车后可凭票搭车)和发伙食费,
一次发完,愈期不补。这些资料是很有些借鉴作用的,可惜建国后我们怎样处理这些问题,
就没有记录了。有的民族志,记述少数民族婚姻制度的历史颇为详细,可现在呢,一句话说
完:“近数十年来,这些习俗有所改变。”从志书的体例看,这句话等于没有说。

    兴衰起伏
    记述事物的历史和现状,是不是要从该事物出现起逐年地事无巨细地记下来呢?不需要,
也不可能。做事情,写文章,都要抓住要点。胡子眉毛一把抓,事无巨细一起写,反而既拥
肿不堪,面目又不清楚。竖写的要点,就是事物发展过程中兴衰起伏之间的转折点。一切事
物的发展都不是直线的,事物有起伏问题,事业有兴衰问题。地方志讲的兴衰起伏,在哲学
上叫做螺旋式上升,波浪式发展。抓住兴衰起伏就抓住了浪峰和浪谷。事物处在兴衰起伏的
转折点上时,内部矛盾和外部条件暴露得最清楚,我们抓住转折点收集、整理、记载资料,
就有可能比较充分地反映事物的历史和现状的基本面貌。有的物价志稿,抓住建国以来几次
不正常的物价波动情况以及解决办法,有的金融志抓住历次信贷膨胀;贷币投放过量的情况、
造成的后果和处理办法,作为重点记述,面目都比较清楚,有借鉴意义。
    在一章中,竖写各目都抓住兴衰起伏,综合起来是不是构成这一章所记述的整个事业兴
衰起伏呢?答案应该是肯定的。对一个事业起作用的诸因素是相互联系的,它们对事业的作
用,依情况不同而有主次,轻重、作用与反作用之分罢了。
    反映兴衰起伏的重要手段,除了竖写以外还有表格。怎样处理竖写和表格关系,是一个
重要问题。有的同志讲审查验收志稿的经验时说:“先看表格,再看竖写。”为什么呢?因
为好的表格不仅用数据反映历史现状,也反映兴衰起伏;好的竖写则记述表格不能反映的兴
衰起伏的情况和因果,两者结合起来,事物的基本面貌就清楚了。目下的问题是,有些志稿
充满表格,动不动就从建国列到现在,把志书变成表格汇编,有些虽五年或十年一列,但不
反映兴衰起伏;或者竖写与表格割裂,互不相干;或者反过来,竖写与表格重复。笔者以为,
竖写与表格应该相辅相成而不重复,必须重复表格中的数据时,也要换个说法,比如改用反
分比。
    有的志稿只有兴起,没有衰伏,报喜不报忧。例如记三年困难抢救浮肿病人,绘声绘色,
但什么原因造成,一句不说,明明是坏事却说成是好事。有的林业志,记植树造林,逐年逐
年记得很清楚,而造林的成效率、对森林的破坏都不记或少记,把前者加起来,造林面积超
过林地面积,可看得见的却是光秃秃的山头。从这些志稿看,好象我们的事业总是一帆风顺,
直线上升似的。事实上,志书记的多是我们还未认识所处历史阶段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时的
事,正如赵紫阳同志在十三大的报告中指出的:“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党作过有益探索,取
得过重大成就,也经历过多次曲折,付出了巨大代价。”我们在理论上、方针政策和工作上,
都犯过不少错误,造成经济体制和政治体制的僵化,严重障碍着生产力的发展。这是人所共
知的,不需要也不可能掩盖。你掩盖,人家一眼就看穿你有哗众取宠之心,无实事求是之意,
把地方志弄得文钱不值。
    记兴不记衰,记起不记伏的原因是思想有顾虑。十三大以前,我们对坚持四项基本原则
的理解不全面,似乎记体制上的缺陷,方针政策和工作上的失误,就同搞资产阶级自由化的
人划不清界限了。因而略去或冲淡衰伏的事实,有的已经记上了又删去,似乎这就是坚持了
四项基本原则。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唇齿相依,缺一
不可,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党中央已经逐步讲清楚,十三大阐述得更清楚了。如果我们割
裂两个基本点,离开改革开放去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岂不是坚持僵化的社会主义?坚持民主
不足,党政不分的党的领导?坚持“阶级斗争为纲”的无产阶级专政?坚持脱离实际的教条
主义?僵化的社会主义发挥不出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弄到社会主义不如资本主义,又怎样坚
持得了?大寨的经验,“抓革命促生产”,“大批判开路,大批促大干”,记政治工分,你
有不同意见就批斗,少给报酬,做到这种地步,也还是保持不了人民公社这个僵化模式,就
是证明。道理很简单,体制没有弊端、不阻碍生产力的发展,就不需要改革,改革就没有依
据;过去一切都好,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也就没有意义。问题不在记不记以往的缺陷和失误,
而在于引出什么结论。我们记弊端,记失误引出必须改革的结论,而不是引出的社会主义不
行,共产党不能领导,要搞资产阶级自由化的结论,两者是有原则区别的。针对现在志稿的
通病,笔者认为。对三中全会以前情况应强调如实记,对三中全会以后情况应强调充分记。
如实记,正确与错误,成绩与缺点、主流与支流,自然就如实地表现出来。为什么又要“充
分记”呢?因为现在对新情况记得不够,如农业记到责任制就止步了,商品化还没有记或记
得很少。其它各个行业也有类似的问题?改则兴、则起,不改则衰、则伏,这是已经得到事
实证明了的真理。我们记好兴衰起伏,才能为今天的改革提供借鉴。

    前因后果
    前面讲的历史现状,兴衰起伏,也就是讲了事物的状况,志书记了事物的各种状况还不
够,还要记出现不同状况的原因,即体现事物发展过程中为什么兴、为什么衰、为什么起、
为什么伏?兴衰只有彰明因果,才能提高志书的科学性。
    所谓科学性,按照胡乔木同志的说法,主要是“表现出多门类的相互关系”。志书表现
出多门类之间的相互关系科学性就高,反之则低。因果关系是物质世界普遍联系的基本形式
之一。任何事物的发生都有原因,同样,任何事物发生后也都必然会引出一定的结果。无论
自然社会还是思想领域,每一事物都处在因果关系之中。因果关系的链条是把世界上许许多
多事物彼此联系起来的一种基本形式。把握了因果关系就把握了认识事物的重要一环。由于
事物之间的联系是多方面的复杂的,所以事物之间常常是互为因果,一因多果或一果多因的,
我们编纂志书掌握了这种关系,记清事物产生的前因后果,就有可能把事物之间或者说多门
类之间的相互关系反映出来,把志书编成一个有机的整体。如上面一例所说,要寻找出漓江
枯水期延长的原因,势必涉及林业、水利、耕作制度等等门类。阳朔编纂林业、农业诸志,
同漓江联系起来考虑,记述漓江也考虑到农业、林业等等,就可能把这些门类的相互关系表
现出来。
    有的同志认为“表现出各门类的相互影响”主要是在“门类设置得比较合理”上。这是
对的,但至多对了一半。门类设置只是个框架,没有好的竖写,竖写当中不考虑事物之间的
相互联系,各门类或者说各篇、章、节编写起来还会是些孤立的东西,都避免不了现象罗列。
所以,在“门类设置得比较合理”的后面,更重要的还有一个“在门类叙述中比较得当”的
问题。
    事物的因果关系是复杂的、多方面的,不要求也不可能在一节一目甚至一章中完整地回
答。例如牵涉到农业兴衰起伏的气候、土壤、水利、农用工业品和农产品价格等,需在另外
的篇章中记述,这是没有疑义的,但编者特别是主编,必须在编纂过程中,认真考虑各篇章
节目之间的相互影响,从而考虑到各篇章节目互为因果的情况,同样是没有疑义的。

    资料说话
    用资料说话,是地方志的根本特点。无论是历史现状、兴衰起伏、还是前因后果,都要
用资料说话,不许讲道理。既要彰明因果又不要讲道理,硬功夫就在这里。
    胡乔木同志说:“客观的历史就是客观历史,不需要在地方志里画蛇添足地加以评论。”
“多余的评论不但不为地方志增光,反而为地方志减色。”在学习胡乔木同志的讲话时,有
的同志说,评论还是要的,只是不要画蛇舔足的多余的评论。又说,不要画蛇添足,要画龙
点睛,有些事,你不点睛读者不知其为错。其实,这是个选择资料的问题,资料选好了,体
现观点了,反映本质了,何必要你去评点?有的志稿不是靠资料的内在联系,而是在各章节
的开头和结尾用理论概念把各章节联系起来,以为这样就反映了事物之间的因果关系,实际
上是把地方志弄得不伦不类了。有些资料,也很难评点。如有一部县志稿的资料记载,该县
解放前一家资本主义企业也没有。有的同志据此认为这个县还没有资本主义萌芽。但另有同
志反对说:有没有萌芽这是个历史范畴,不在于有没有资本主义企业。请看,从资料引出的
结论就不同,怎么评?结论应该由读者来作,评论应该由读者来做,地方志的任务只是提供
翔实系统的资料让别人去分析研究作结论。所以,从地方志的属性看来,画龙点晴就是画蛇
添足。地方志只有反对一切评论才能保持它的固有的特性。
    有的同志反对在地方志中彰明因果,认为彰明因果不仅不能提高反而降低地方志的质量。
这些同志以为要彰明因果就得讲道理,果然如此,他们的立论就站得住了。问题在于因果关
系能不能用资料而不用道理来彰明。要说明这个问题首先得问事物的因果关系是不是客观存
在,是不是有看得见摸得着的事实为依据,是不是有量的规定性,因而有事实可依,有数可
据的?答案应该是肯定的。
    漓江枯水期为什么延长?因为上游和两,岸森林受到了严重的破坏,两岸的旱地改为水
田,安装了许多抽水机抽水等。受破坏的森林面积和抽水机的抽水量,都是可以计算的。一
切已经查明的原因都是可以用资料来说明的。
    有同志说地方志很难用资料彰明因果。这是对的,因为许多引起和影响事物发生、发展
和灭亡的原因我们还不认识,或者认识得不清楚,不深刻,因而没有资料,或者资料不全。
但这并不能成为反对的根据,因为没有人硬要我们去记述还没有答案的答案:但是反过来,
实践已经证明人们已经认识影响事物的原因是什么,已经造成什么后果,难道我们也一律不
记么?此其一;其二,不但地方志的主编要考虑,而且各专志编者也要考虑各篇章之间的相
互影响和逻辑关系,而不能孤立地编写自己的篇章,这就要有多方面的知识,付出更多更艰
苦的劳动,搞到更深入细致的资料,作出系统的周密的安排。胡乔木同志说:“就在可以编
县志的地方,也不能把修志工作看得过分轻易。”我想,道理就在这里。
    肯定要用资料说话之后,接着就是用什么资料说话的问题。胡乔木同志说:“地方志的
价值,在于它提供科学的资料。”也就是说,要用科学的资料说话。所谓科学资料,就是能
够表现出多门类间相互关系的系统的有组织的资料。如何理解资料的科学性是一个重要的问
题,我们的志书和志稿动不动就七八十万,上百万字,就是因为以存史之名,把许多没有或
者没有多少科学价值的资料,甚至对本地来说没有资科性的东西都搬到志书和志稿中来,洋
洋几十万、上百万言,现象罗列,科学性的资料却很少。用什么资料来编地方志是关系到地
方志的质量和声誉的问题,我们应该深入研究。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