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engenzhu2009的博客

 
 
 

日志

 
 

胡道源:再谈人物入志问题  

2017-02-25 22:32:53|  分类: 方志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广西地方志1989年第6期

 再谈人物入志问题


                胡道源

    人物入志问题,当前存在的主要的问题是两方面的偏向:一方面记人不加选择,把不值
得入志的记入了志书;另一方面顾虑重重,该入志的不给入志。所以,人物入志的标准问题,
很有探讨的必要。
    (一)坚持生产力标准
    地方志的性质和功能决定,人物入志必须坚持生产力标准。生产力是社会发展的基础和
标志。人是生产力各个因素中最活跃的、最积极的因素。所以,评价一个人也像评价一个地
区、一个时期的工作一样,归根究底要看是不是解放了生产力,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战国
末秦蜀郡守李冰,兴建了都江堰这一伟大的水利工程,促进了四川平原农业生产的发展。新
出版的《灌县城市建设志》(1985年出版),还把他和都江堰工程作了翔实的记载。我们地方
志记人,就是要坚持生产力标准,看他在工作上,在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上,是不是作出了贡
献,对本地区、本专业、本厂矿的生产建设,是不是尽了力、下了工夫?掌握了这个标准,
对谁该入志,谁不该入志,便不成问题了。
    坚持生产力标准,像战斗在生产第一线的能工巧匠、劳动模范、革新能手;在生产上、
技术上、经营管理上有所创造,有所发明,有所前进的生产、技术、经营管理人员,都应该
入志。对生产发展起过重大作用,作过重大贡献,有过重大影响的领导干部,也应该入志。
因为干部是从事复杂劳动的脑力劳动者,既是生产实践的参加者,又是生产活动的组织者,
对生产力的作用和影响,不是其他劳动者所能代替的。从上层建筑对经济基础的反作用看,
领导干部,包括旧社会的官员,对生产力所能起的解放、促进或破坏、阻碍作用,都不是人
民群众中的一般成员所能比拟的。我们中国共产党和人民政府以及社会主义企业事业单位的
干部,是为党和人民的事业服务的。党和政府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根本任务就是发展生产
力,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所有干部,谁为发展生产力这个根本任务作出了贡献,打开了新
局面,谁就该入志。那些束缚生产力,破坏和阻碍生产力发展的主要人物,也应该入志。
    坚持生产力标准。对某一事业的创办人;在事业发展过程中,起过巨大作用 (包括反作
用) 的;有过独立见解,提出过重大建设性意见的人,不管他职务高低,是不是官,都应入
志。《武钢志》记载了武钢一个15岁的中学生写的一篇文章。那是在1983年联合国亚太地区
经济和社会委员会举办的中学生作文竞赛中,获得优胜奖的。题且是《环境,它对我意味着
什么》,文章并不是用华丽的词句描绘周围的环境,也不是写美好的环境使自己怎样心旷神
怡,自得至乐。而是写武钢建设以前,那里是怎样的环境,武钢建起以后,又是怎样的环境。
文章紧扣住环境污染这个中心问题,发挥得淋漓尽致。而且最后还信心十足地写到环境治理
以后,可以过更愉快的生活。可见《武钢志》的收入,不仅是因为在联合国举办的中学作文
竞赛中得了优胜奖,为国家增了光,为武钢赢得了荣誉,更重要的是为武钢的生产建设,提
出了一个重大的问题——治理环境,保护环境。《威海市志》记载了两个既不是威海籍人,
又没有在威海任过职的海军名将。那就是中日甲午战争中,以威海为基地英勇抗战的邓世昌、
丁汝昌。把与威海有过关系的两位近代爱国海军将领写入志内,说明编纂人员的“识”高。
《武钢志》和《威海市志》这样的记载,不仅丰富了志书的内容,而且增强了志书的资治、
存史、教化功能。
    最近读到湖南《平江县志》综述讨论稿,“说明”中写到:“本文涉及古今人物63人,
不唯职级,本着注重历史功绩和社会影响为原则,选择入志。”简短的一句,明确地说清了
人物入志的标准。讨论稿记述到的历史人物,有县知事,有湘军将领,有警察大队长,有国
民政府最高法院院长,有学校创办人,有教育会长,有留学生,有农民,还有土匪。革命人
物有县内最早的共产党员和党组织建立者,有革命英烈,有工农红军师长、军长、有县委书
记、省委书记,有人民解放军上将,有中共中央和国家机关副部长、部长,有农民,有互助
组长。这些人物,都是对革命、对生产有重大影响的,谁读了都觉得有入志的必要。《达拉
特旗水利水保志》送审稿。凡例”中也有一条:“入志人物,不论职位高低,不分出身贵贱,
不管是本籍人或在旗活动年久的外籍人,都要在一定历史阶段,对推动全旗水利水保事业的
发展,有较大作用的方可入志……”这是专业志坚持生产力标准的准则。志稿记载在1981年
抗洪斗争中,大树湾公社东城大队党支部书记李四秃在黄河大堤漏水,即将决口的关键时刻,
带头跳入水中,堵水抢险,排除了险情,保住了大堤。像这样的记载,是有教化作用的。
    可是,有的志稿看不出人物入志有个什么具体标准。有的专志稿或厂志稿,综述以后,
第一章便是“机构”。历届机构和历任局(厂)长、经理、党委书记、工会主席、××科长、
计划生育委员会主任……。一大堆机构名称和一大堆人名,占了很大篇幅,使读者看不下去。
有部专业志的编写方案,公然提出副处长以上干部都要入志。而这部专业志是按“事以类聚,
因事设志” 的原则组织编纂的。取材范围涉及3个部门,两个大区,远远超过专业局管理范
围。专业局主编专业志,怎么可以把自己局里的副处级以上干部都塞进志内呢?大批对整个
专业生产办的发展没有作出什么贡献,没有起过多大作用的人收进志内,只能降低志书的质
量,降低志书的价值,降低志书的动能;对勉强入志的人讲来,也并不光彩。这些作法,真
不知是什么意思?假若是对地方志的性质和功能认识不足,还情有可原。如果是借修志为自
己树碑立传,借修志拉拢干部,那样的修志“热”就是应该“降温”,那样的“修志风”,
就是应该“煞一煞”。   (二)坚持历史唯物主义观点
    有的志书(稿)对古今人物,该入志的没有入志。主要是编纂人员顾虑重重。一方面对当
前领导干部或正面历史人物所说所作不当的,不敢秉笔直书,甚至连当前领导干部决策失误
所造成的重大损失,也不敢提。有座70年代来末建的公园,由于选址不当,建成以后,游人
扫兴,不到几年,人迹罕至。而志稿不仅不敢说失误,反而加以美化。呼和浩特市郊昭君墓,
原有的墓碑,包括旧军阀题写的都竖起来了,唯独抗战名将,共产党员吉鸿昌写的“懦夫愧
色”石碑,因为旁边小字内有敌视、蔑视匈奴的字句,便长期翻倒。另方面,对反面人物所
作的有益业迹,不敢涉及。甚至在记载著名的古建筑历代维修过程时,对国民党军阀兼省主
席主持的一次犬维修,只字不提。这是由于长期受“左”,的思想禁锢,到今天仍然必有余
悸,生怕触犯了领导干部;生怕担当破坏正面历史人物形象的责任,生怕招来为反动人物树
碑立传的罪名。再就是形而上学的观点依然存在,看人好就一切都好,坏就一切都坏,看问
题绝对化,固定化。古人也提倡“不以人废言”,我们编史修志,定要坚持历史唯物主义观
点,无沦对历史人物,当代人物,都不要求全责备,尤其是不要以今天的眼光,苛求古人。
在这个问题上,陈云同志对编写《辽沈决战》一书和黄克诚同志对《中国大百科全书》“林
彪”条释文的意见,为我们如实记载反面人物所作业迹指明了方向;毛泽东同志《纪念孙中
山先生》 一文,为我们正确对待历史正面人物树立了典范。1988年9月中国水利史学会在临
河市召开的“河套水利史学术讨论会上,对待一个历史人物,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意见。
那就是清末“走西口”来到河套,以修渠兴水利起家,地跨黄河两岸5个旗县,佃夫以万计,
长工短工以千计,年收粮食3500万公斤、地租银17万多两的大地主王同春。他为开渠而投入
的工银约达1350万两以上。 河套8大干渠,有3条是他自修的。其他5条,他也参与了指导开
挖。因此既有“瞎进财”的绰号,又有“开渠大王”、“水利大家”的称呼。对于这样一个
历史人物,有的同志认为他开黄河套水利有功、应该立传塑像。有的同志认为他利用灾荒大
发横财,残酷剥削农民,勾结王公官府,欺压百姓,不值得肯定。大多数同志赞同会上分发
的《河套灌区水利简史》(陈耳东纂,水利电力出版社出版)。在“地商在水利开发中的作用”
一节以后,又以地商的杰出代表——王同春”一节,翔实地记载王同春修渠治水的事迹。认
为这是符合历史唯物主义的。
    (三)不唯上,不唯官,看贡献,看影响
    从有的志书(稿)看,人物入志,还有个上级领导干部来视察的,怎样入志问题。这也同
样必须坚持生产力标准,不管来视察的官有多大,地位多高,都要看他的贡献和影响。没有
发挥多少作用的,没有造成多大影响的,一律不记;作了贡献,对生产力发展有较大影响的,
就要大书特书。现在有的专业志,凡是上级领导部门来视察过的,全都写入大事记。有的县
志把来视的主要领导人随便说的话,也写入大事记。这是很不严肃的。湖北有部县志,记述
一位中央领导同志1984年来县视察,赞赏这个县的养猪经验,鼓励多养猪时,引用了他的一
段长达250言的原话。 开头是:“生产30万头猪,是很大的成绩,但是还不够。能不能再用
几年时间, 发展到100万头?”事实上,这个县耕地只有32万多亩,人口有37万多。人均耕
地只有0.8亩多一点。县志记载1982年猪的全年出栏数是14.7万头。县里的同志说的30万头,
还是往高估计的。假如按100万头的指标计算,农村人口平均每人要养3头猪,耕地平均每亩
达到3.1头多。 从当代生产水平看,真是不可想象。可是,主修人员不听反对意见,坚持原
话入志,造不成科学。
    对待上级来人入志问题,《平江县志》综述稿解决得好。平江是个老革命根据地,也是
个人才辈出的地方。 50年代授军衔,有上将3人,中将11人,少将38人,在中共中央和国家
机关任职的副部级以上干部22人。 其中曾经当选为中共中央委员的6人。新中国诞生以来,
来县视察过的和返过乡的领导干部不少,《平江县志》综述稿只记载了两个人:一个是曾在
本地工作的外籍人,那就是国务院副总理、国防部长彭德怀。1958年底,他来平江视察,根
据群众意见和亲自看到的,把大跃进和人民公社的弊端,如实向毛主席写了书面汇报,遭受
冤屈,导致全国性反右倾。一个是本籍人,中央机关离休老干部,原中央监委驻财政部监察
组组长喻杰。他离休后不留恋京城生活。回到嘉义丽江山区,也不要人照顾。他年过七十,
还自己打柴、 种菜、喂猪、作饭,省下1万多元,也不留给儿孙,全部捐给村里建水电站。
像这样的记载,才是很有价值,很有意义的。人物入志,只有像这样慎重取材,从严要求看
贡献,看影响,才能更好地发挥地方志“资治、教化、存史”的作用。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