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engenzhu2009的博客

 
 
 

日志

 
 

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著名方舆学家——石荣暲先生  

2017-01-18 11:17:50|  分类: 人物春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著名方舆学家——石荣暲先生

        石荣暲生于1880年(清光绪六年),原名修忠,字荩年,号靖弇,湖北省阳新县白沙镇白沙铺村石清人。1908年从山西法政学堂毕业,出任山西高等审判厅民庭庭长。稍后,迁任山西中路代理观察使等职。1911年冬,太原军政府利用《并州官报》设备创办《并州日报》,他出任经理。1916年任山西省兴县知事,针对山区特点,尽力发展工农业生产,倡导创办民众教育馆(附设图书馆)和平民夜校,严禁鸦片、赌博、早婚、巫觋、淫戏,藉以提高当地生产生活水平,改善社会风气。由于成绩卓著,曾获模范县知事称号。后因触犯军阀豪强利益,被人开遣,从此离开山西。
  1920年后,石荣暲在交通部参事任上行走,开始忙中抽闲,著书立说。1922年任财政部参事,兼华北水利统税局秘书。1926年任吉(林)长(春)铁路文书课长,兼附属铁路学校校长。1928年,任吉(林)敦(化)铁路工程局总务科长,代管局务。后因不满日人专横跋扈,愤而辞职。一些人念其生活困难,劝他到日人控制之部门任职,都遭拒绝。
  1929年春,石荣暲定居北平,开始潜心研究地方志舆。在北方志舆研究方面,他的著述颇具权威性。1951年,受董必武之荐,他以古稀之龄出任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为我国、为湖北征集收藏地方文献做了大量开创性工作,是国家文史馆受人尊重的开馆功臣之一。
  1962年10月,石荣暲在北京逝世,享年82岁。
  生平事迹——
  石荣暲早年从政,有机会走南闯北,对祖国河山情有独钟。他自称,对于本国的边徼、藩属,少时即常留心,随时考证。后来,从公之暇,出差之便,常常醉心漫游,四处访察舆情,勉力搜求史料,热衷拉杂成篇,付籍供人研究。
  1920年后,他根据亲历,将在舆县之所为及尚未实现之规划,写成《合河政纪》4卷(1934年蓉城仙馆铅印本)。1928年后,又结合差事,撰写了《吉林水田记》及《吉敦铁路沿线调查录》(编入《民国铁路沿线经济调查报告汇编》分卷,国家图书馆1999年再版)。
  1929年起,他开始专心研治方舆,先用三年时间,编纂完成了《库页岛志略》这部呕心沥血的代表性杰作。随后,又编纂了《尼泊尔志略》20卷,《布鲁克巴志略》4卷,《哲孟雄志略》3卷。1934年完成的《元代征倭记》2卷,记述了元世祖忽必烈两次征伐日本时使用火箭的史实,为元代兵器史研究作出过重要贡献。还写有《平南国史略》(1990年中国书店再版),《雪山探险记》2卷(1942-1943年连载于《国学丛刊》。
  其他重要著作有《孔子年谱》、《历代尊孔纪》,《古今藏书家考》8卷,《书林逸典》4卷。其学识渊博、涉猎广泛,可见一斑。
  1927年,他为清朝道光年间翰林院编修、户部掌印给事中陈秋门(光亨)先生编成年谱。1930年后,又借编纂《湖北文征》之便,编辑了《阳新文征》、《阳新诗征》、《阳新书征》、《阳新金石略考实记》等。1957年10月24日,他在《光明日报》上发表《太平天国兴国军包打洪山记》一文,首次披露湘军骁将罗泽南死亡真相,及兴国人在太平天国农民革命运动中的不朽功绩,颇具史料价值。其桑梓之情,拳拳之心,可圈可点。
  石荣暲主要著作均辑入《蓉城仙馆丛书》。由于治史治舆的需要,其蒐罗搜集颇丰,藏有《诗总闻》等不少旧时典籍。其部分书影旧藏中,如吴兴刘承干所辑之《嘉业堂丛书》、《吴兴丛书》、《留余草堂丛书》、《求恕斋丛书》等五种,尤为难得,至今弥足珍贵。
  学问研究——
  石荣暲精通方舆之学,尤其留心于边地国土的深究,出有这方面的专著五六种。凡国家弃地,人所不经意者,唯独他博考群书,参证人言,纪述特详,言之凿凿。诉诸笔端的,全是爱国之忱。
  1929年4月的一天晚上,北平冷雨霏霏,石荣暲历时三年编纂的方志名著《库页岛志略》终于脱稿。此时的他,心中并无一丝喜悦之情,倒是有满腹的心酸。在自序中,他写道:“中国东北隅有岛焉,曰库页,位黑龙江口,近鞑靼海峡。唐宋以来,莫得其详,明代羁縻,清初征服,固我国一边要奥区也。及国人习焉不察,政府置若罔闻,以边圉要荒,竟为外人所侵占,今试执国人而问曰:库页岛情状及若果谁知之?呜呼,痛矣!……在我为冰雪荒岛,在人为锦绣田原。……呜呼!河山依旧,风景不殊。使廘使犬忆当年,皮服岛夷;海豹海马皆今日,鱼腽(海狗)产地。睹古族之凋零,岂容酣睡;慨舆图之变色,还我何年?予编竣,予心碎矣!用志数语,敬告国人”。
  库页岛,一作库叶、库野,处黑龙江口外,面积7.64万平方公里,是台湾岛(3.65万平方公里)的两倍多。原为中国领土,唐属黑水都督府所辖,元称骨嵬,属水达达路,清初为吉林三姓副都统辖地。18世纪中叶,相继被沙皇俄国和日本侵占。俄占岛北,称萨哈林岛,日占岛南,叫唐太或桦太岛。1860年(清咸丰十年),沙皇俄国强迫清朝政府签订不平等的《北京条约》,割占乌苏里江以东地区,库页岛亦在其中。俄日两国屡次争议岛上划界,至1875年始议定俄以千岛十八岛交换日占南部,全岛遂归沙俄。1905年日俄战争后,俄战败,遂又以北纬50度线以南归日本。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战败,遂归苏联。
  《库页岛志略》共4卷,内容包括:序言、例言、图(中国管领时期图,日俄管领时期图)、沿革篇、疆域篇(名称及地势、区域、山岭、湖沼、海岸、附近诸岛,古迹)、民族篇(费雅喀、鄂伦春、通古斯、赫哲等当地古今民族)、气象篇、农业篇、畜牧篇、交通篇(道路、铁路、航运、邮电)、财政篇、习俗篇;人物名、地域名、书籍名、官职名注释,及本书大事记,后记。例言中写道:“库页岛之记载并无专书,间有附见于他籍者亦简略,爰就中外书籍,详加访问,俾成一集,是吾国库页岛之有专书,要以本书为创始。”
  《库页岛志略》成书后,石荣暲请潜江人甘鹏云和沔阳人杨介康二人分别于1933年和1934年两次作序。甘鹏云在序言中痛斥清廷的腐败无能:“若使奋力抵抗,战败而为他人有,犹可言也。不出一兵,不备一战,而听人唾手得之,不可言也。养兵数百万,人民膏血尽矣,不能保守固有之疆土而任人宰割,听客所为。倘复假救国之名敲贫民之骨,而吸老弱之髓,坐视封疆之沦陷,如秦人视越人之肥瘠忽焉,不加欣戚于其心,谁秉国成,及使大好河山破碎,至此试问,全国疆域能几次断送耶?予念及此,真欲哭无泪矣!”而杨介康在序言中则指出了该书于时局的要义所在:“自康熙二十八年与俄画界……东三省无边患者垂百数十年……至咸丰十一年立约……两次失地数千里,而我之边防亟矣。同治初年,俄强以地予日换得库页岛……极力经营,在乌苏里入黑龙江之口驻重兵于伯力……而我之边患益棘……故林文忠谓中国之患在俄……近来东三省又为日所攘……日俄世仇,衅隙环生……一旦战机爆发……且夫东三省者非群犬争骨之势乎……虽然覆巢之下必无完卵,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中国苟不自强而仰给于人,无论为战场为中立,恐不免渔人得利也。夫往事已矣,来犹可追,东隅虽失,岂不可收桑榆之效哉。嗟乎,此君作志之微旨也。”
  《库页岛志略》一书,于1935年由蓉城仙馆印行。此书一举奠定石荣暲在中国方舆学界的重要地位。《库页岛志略》是一部爱国主义之作,表现出了石荣暲强烈的疆土意识和民族意识。从1860年清廷签订《北京条约》,到1929年石荣暲著就《库页岛志略》,屈辱的历史显然早已作烟云散!只有他还在痛惜,还有不甘,他要为库页岛铸永世铁案,传千秋万代,让后人记住强盗的嘴脸,记住软弱的下场!他要让世人知道,“我国因放弃遗忘而丧失者,固不仅一库页岛也”。今人柳成栋在互联网上发表的《方志与爱国主义》写道:“疆土意识表现最强烈的,令人最为钦佩的是在库页岛丢失将近70年时,湖北阳新人石荣暲利用三年时间,独自编纂了闻名中外的《库页岛志略》。如果没有强烈的疆土意识,何以能完成这部不朽的方志名著;如果没有强烈的疆土意识,甘鹏云何以能为此书作序时心欲碎,‘泪涔涔下矣’。进而言之:如果说我之领土,被‘人攫之而我无力拒之,犹可言也’,那么‘人攫之而我不知’,则‘不可言也’。这正是有感于方氏爱国之心的真实倾吐”。
  人物评价——
  石荣暲的敬业精神有口皆碑。1930年,他与侨居北平之湖北学人王葆心、傅岳芬、甘鹏云等商量编纂《湖北文征》,通过收集、研究地方文献回报家乡,藉以表达眷念之心。编纂工作地点设在北京背阴胡同之“楚学精庐”。由甘鹏云提议,石荣暲负责整理元、明两代文稿。自1936年始,石荣暲经手编纂成文250卷,复采录清250卷,后又增至300卷,并写定目录20卷。1947年10月组成“湖北文征期成处”,石荣暲为编纂之一。他曾往南京、上海筹得法币1亿元,以“楚学精庐”名义汇往北平,作为《湖北文征》的编纂经费。到了1948年底,法币狂贬,经费奇缺,采编活动告停。石荣暲、甘鹏云、傅岳芬不忍文征之举功亏一篑,置百般讥讽于脑后,历尽艰难,勤耕不辍,一如继往。直到1957年,傅岳芬去世,石荣暲还在坚持文征工作。他独自一人,深入各地图书馆、书肆和藏书人家,爬奇剔隐,宏搜密栉,备尝艰辛,而从未间断,还真有点“老骥伏枥,壮心不已”的劲头。
  1953年,石荣暲获悉《湖北文征》诸稿已由湖北省文物整理保管委员会接受保存,甚为欣慰。1954年冬,他亲自与湖北省文史馆长沈碧舫商议了保存办法。1955年,湖北省文化局长方壮猷专程去北京,征集湖北地方文献。经张国淦(赤壁人,著名方志学家,全国政协委员)介绍,找到主持其事的石荣暲。石以“此批图书本为楚国之事而收集,今宜归楚”为辞慨然应允,答应将“楚学精庐”所藏湖北地方文献悉数捐献。1956年6月,石荣暲专函寄上捐赠图书启事。9月,这批图书自北京运抵武汉,共计527种,6736册,内容包括政治、经济、军事、文学、学术、奇事、异人等,以及目录12卷,卷首序例1卷,附编20卷。其中,包括由“楚学精庐”转抄、尚未刊刻的《湖北旧闻录》,清朝禁毁之明代袁宏道的《瓶花斋集》、明刊本郝敬的《山草堂集》、陈文烛的《二酉堂诗文集》等,都是难得的珍本。石荣暲还将私藏图书400余种、1413册同时捐了出来。1959年,董必武约见在北京开会的湖北省长张体学,经研究决定,由湖北省人民委员会拨出专款组建《湖北文征》审稿委员会,由沈肇年任主任委员,石荣暲、王千青任副主任委员。石荣暲再次投入《湖北文征》审订工作,晨昏校核,多方考证,不遗余力,对家乡的实心实意,明月可鉴。
  1962年1月,张难先先生(原国民政府浙江省主席,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为石荣暲折扇画梅,董必武欣然题诗:
  不管风和雨,寒梅自著花。冰肌历寞寂,春初冷生涯。
  腊报春将到,冲寒早放梅。群芳虽欲妒,莫阻暗芳来。
  这是对石荣暲人格的最为生动的写意。
  历史注定,他会被炎黄子孙常常提起。
 
  如有转载,或转发,请注明来源: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314889285_8_1.html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