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engenzhu2009的博客

 
 
 

日志

 
 

志书的语言与文风  

2016-10-05 09:05:07|  分类: 方志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志书的语言与文风
点击浏览:117次
     

志书的语言与文风,是地方志编纂过程中非常重要的问题,以什么样的审美观点使用语言,必然会产生什么样的文风。在修志工作中,我们前期所做的大量工作,包括搜集了丰富的资料,制订了科学合理的篇目。但在编写过程中如果对语言与文风把握不好,也很难编写出好的志书。因此,在地方志的编纂过程中应当重视语言与文风问题。

一、志书的语言

志书语言表述的好坏是志书质量优劣的标准之一。正如马克思所说:“语言是思想的直接现实。”如果编者缺少辩证客观的观点,缺少运用自如的语言功夫,势必削弱志书的“资治、教化、存史、致用”作用,影响志书的流传价值。所以,志书编纂者既要树立历史唯物主义观点,又需娴熟掌握规范的民族语言。

语言是交流思想和信息的媒介,志书要把各地的历史和现实介绍给读者,必须通过语言这个媒介。可以这么说,正确地使用语言,是编纂地方志的最基本要求,也是编纂者必备的基本功。提高语言的表达能力,是编好地方志的基本要求。地方志工作者有了驾驭语言文字的能力,修志就可以得心应手,左右逢源;否则即使有了丰富的材料,因为文理不通、词不达意,而使志书大为逊色。

(一)基本要求

不同的文体,要求不同的语言表达形式。文学作品强调感情色彩,议论文章要求鲜明生动,而志书的语言则有它的特殊要求。由于志书是“一部朴实的、严谨的、科学的资料性著述”,因此志书的语言要力求朴实无华,切忌刻意雕饰,更不能运用渲染和抒情的文笔进行想象和构思。语言的表达要准确,既不能抽象,又不能扩大;既不能夸溢,又不能贬斥,要用准确的语言反映事物本来面貌。语言的陈述要求简洁,精练明了,干净利落,力戒空话套话,做到不拐弯抹角,不穿靴戴帽,不拖泥带水。要避免教科书式的解释,防止概念化的语言,忌用渲染之词,切忌宣传性的说教。总之,只有语言表达准确,才能为后人提供真实可信的资料。编修社会主义新方志,一定要用规范化的现代语言,力求做到:准确、规范、简练。

1.准确。

语言准确,主要是指使用语言要注重科学,观点要正确,不能辞不达意,更不能以词害意。对此,必须在遣词造句上反复推敲。我们要着重注意3点:一是要符合事实,实事求是;二是合乎语法,合乎逻辑;三是恰如其分地表达出思想内容。

2.规范。

使用规范的书面语言,这是志书最起码的要求。在已出版的新编地方志中,不少都存有文白夹杂、书面语口语夹杂、普通话方言夹杂,甚至出现了中外文夹杂的现象,这是很不应该的。

3.简练。即简洁凝练。志书的语言要像发电报一样,惜墨如金。

(二)地方志要讲究语言美

地方志要求语言做到“简洁流畅、通俗易懂”,这无疑是正确的,也是合乎志书特点的。但是,地方志也需要有可读性,同样要讲究语言美。实践证明,只有语言美的志书,才具有艺术感染力,才能引起读者的阅读兴趣。

1.体现在语言形象化上。

志书可以通过形象化的语言,将事物的性质和形状,鲜明而具体地展现在读者面前,使读者如临其境,如见其人,如触其物,如闻其声。如湖北《竹溪县志》有一段关于极光的记载,写得色彩鲜明、层次清楚、通畅可读。“同治元年(1862)八月十九日夜,东北有星火如月,色似炉铁,人不能仰视。初出声凄凄然,光芒闪烁。顷之,向北一泻数丈,欲坠复止,止辄动摇,直至半空,忽然银饼乍破,倾出万斛明珠,缤纷满天,五色俱备。离地丈余没。没后犹觉余露散彩,屋瓦皆明。”(因该句属引用,故为古文)这段记述使人如临其境,效果远非一般枯燥呆板的语言可比。

2.体现在语言凝练与含蓄上。

语言不但要凝练,而且尚需含蓄。要体现一种思想,一种意念,它不宜完全是直白的、浅露的,而应当言近意远,耐人寻味。当然,凝练含蓄并不等于朦胧模糊。志书决不能无原则地省略词语或者把话说的晦涩艰深,以致给人们造成误解。真正优美的语言,往往是鲜明生动且富有诗意的。

3.具有时代特色。

时代不断前进,语言也不断发展。志书的语言文字上必定要有新世纪的烙印。如改革开放、市场经济、世界贸易组织(WTO)、产业化、信息化、数字化、大棚蔬菜、绿色食品、环境保护、招商引资、计算机、互联网、高速公路、地区生产总值等新词语将会被广泛应用。新方志要运用这些时代性词汇来反映时代风貌。这样,才能真实和具有说服力。

4.要体现专业性。

专业志是方志的重要组成部分。反映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的情况,不免要接触到一些行业专用语或术语。在合乎书面语要求的前提下,在方志中可以适当运用一些行业专用语。而对于一些难懂的专用语,要另加注释,或在上下文中说明。

对方志语言的要求是我们在地方志的编修过程中必须严格把握的,只有这样最后编出来的志书才能符合志体的要求。

二、志书的文风

文风是文章的风格和风尚。历代学者对地方志的文风都曾提出过自己的主张。如唐代刘知几提出的要求是:“简要、用晦、戒妄饰”。清代章学诚把它概括为:“四要”、“八忌”,“四要”就是“要简、要严、要核、要雅”,“八忌”是指“忌条理混乱、忌详略失体、忌偏尚文辞、忌妆点名胜、忌擅翻旧案、忌浮记功绩、忌泥古不变、忌贪载传奇。”李渔评价《汉书》和《史记》的文风为:“千古不磨,尚矣!”。当代,人们曾对新编志书的语言文风进行过研究和讨论,并逐步形成共识。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1985年通过的《新编地方志工作暂行规定》中规定,“新志书文体一律用规范的语体文,文风应严谨、朴实、简洁。”1997年指导小组《关于地方志编纂工作的规定》,除重申方志文体采用规范的语体文外,进一步明确“行文力求朴实、简练、流畅。”根据首届所修志书的行文的成功经验和国家修志文件的基本要求,我们将志书的文风要求概括为8个字,即严谨、朴实、简洁、流畅。

()严谨准确

严谨准确是指观点正确,内容有周密的逻辑性和完整的系统性,要言之有据,记述准确,能实事求是地反映客观实际,做到文实相符。凡在志书中引用的材料,一定要经得起历史的检验,不用不可靠的材料,不用不确凿的事件,不写想当然的内容,不做“合理想象”。志书的文字表述要准确无误,不用含糊不清和模棱两可的词语。新方志在表述上要力求科学、准确地反映事物的本来面目。周恩来总理生前要求文史工作要“存真求实”,陈云同志也指出“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所以,编纂地方志必须以实事求是的精神,以严肃认真的态度,忠于客观事实,秉笔直书,确保材料准确无误。同时,还要做到不因外在的压力而歪曲事实真相,也不要因个人的得失、好恶而有失公允。这就是我们所说的“秉笔直书”。具体要求是:

1、真实性。志书的生命在于真实,真实可靠的资料固然重要,用以表述资料的语言也必须真实,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不可夸大事实,坚持志书可读性与可信性的统一。

2、准确性。方志语言要确保准确无误,首先必须观点正确,坚持字斟句酌。如果用语不当,就有可能出现政治差错;其次,专业用语必须科学。志书涉及很多专业用语和科学名称,如果选用不当,同样会造成错误和失实;再次,必须注意同义词的语言环境,选用最合适的词语,正确表达内容。

3、逻辑性。方志语言的运用,必须遵循形式逻辑的原理。在行文中,违反逻辑的事例通常有下面两种:一是语言混乱和自相矛盾;二是颠倒种属关系。

()简明精练

简明精练是要求文字简明扼要,文约事丰,言简意赅,不拖泥带水。修志崇尚叙事简洁,文字精练。叙事简洁,不拖泥带水,这是修志之要旨。胡乔木同志在全国地方志第一次会议上指出:“所谓简明,就是指每个方面的说明要像打电报、编辞书那样地精练,要惜墨如金。”司马迁在《卫将军骠骑列传》中,写汉武帝为霍去病营造府第,叫霍去看看是否合适。霍答:“匈奴未死,无以家为也。”短短9个字,把这位将军的爱国精神、英雄性格写得活灵活现,不能不令人叹为传神之笔。又如一新编地方志中写道:“195481日,由原松江省、黑龙江省合并成的新的黑龙江省和由辽宁省、辽西省合并成的辽宁省成立。”只用一句话就把四省合并两省的事说清楚了。但也不能一味图简,而因简害义,这个句子如改成“195481日,黑龙江省和辽宁省成立。”简单是简单了,但没有把应该说明的东西说清楚。

()朴实

朴实是志书语言的基本风格。编写志书应以事实为根据,文风要实实在在,不浮夸、不矫饰,不言过其实。志书记事要实事实说,不能说大话、空话、套话,更不能说假话。关于朴实的文风,章学诚说过:“与其文而失实,何如质以传真也。”志书以质朴无华为美,只要实实在在地把事实记述清楚明白即可。志书行文要做到朴实必须注意这样几个问题:

一是不用带有浓厚情感色彩的宣传词语。如记载人物,说某人死后“永远活在人民心中”;记地方历史,用“人杰地灵,物华天宝”;讲到成绩就用“举世瞩目”、“突飞猛进”、“扶摇直上”等。二是慎用形容词和副词。三是不要发表空泛议论。四是忌用空话、大话和套话。五是不能太笼统,不能只有空洞的概念性语言,而无具体的事实。如某县《卫生志》:“解放后,卫生事业不断发展,卫生技术队伍不断壮大,设备逐步完善,医疗卫生技术水平不断提高。”这些语意笼统的话可以不要,最多只说一句:“卫生事业不断发展”,下面应当是卫生工作各方面具体发展的记述。

 ()流畅

流畅,指文通意顺,语句连贯,不创造词语,不用晦涩艰深的词语,让人读起来流畅、明白。近年来,新出版的志书中,行文不畅的表现有以下几种:一是用词生僻,或生造词语,使本该通畅的句子令人费解。如把“年代久远”写成“代远年湮”。二是文白夹杂,使人读起来疙疙瘩瘩,有碍流畅。如某县记政和二年筑湖:“一改以往晴旱雨涝之状,可灌溉附近九乡之农田。”半文半白,不伦不类。三是统计数字成篇,但事物发展的过程未记述清楚,也会影响文字的流畅。某县教育志中“幼儿教育”、“小学教育”、“中学教育”“中等专业和技工教育”各节基本上都以数字连缀成篇,出现了数字有余,记事不足的毛病,大大削弱了志书的可读性。四是有的志书量词用的过多,妨碍了文字的流畅。如某县《建置志》中写道:“民国二十八年,全县有3个区、7个镇、37个乡、997个保、9935个甲”。读起来很别扭,如去掉“个”字,“有”字改成“分”字,就好读多了。

方志语言,在讲究严谨、朴实、简洁的基础上,还应讲究雅重、优美、流畅。

近年来,方志界的许多领导、专家都相继提出了这样的问题:在坚持把握志书语言特点的基础上,要注重追求志书语言的优美典雅,以增强续修志书的可读性。李铁映同志在全国地方志第二次工作会议上指出:“志书一定要可信、可用、可读。可读,要写得精练、优美,引人入胜。读志如看画听乐,爱不释手。文字水平要高。不少名史、名志都是优秀文学著作,影响深远。”王朝闻先生也曾说过:“方志要写成富于魅力的、可读的教育人民的东西,不要写成流水账,不要写成简单的结论。”这样,就为我们从事地方志工作的同志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客观地讲,新编地方志同旧志书相比,确实可以列举出许多优越之处,但就可读性而言,逊于旧志乃是不争的事实。旧方志运用语言文字的功夫是值得我们学习的。当然,今天的社会分工越来越庞杂,产品多种多样,记述起来难度较大;再者古代都是名人修志,人数极少,现在我们是“众手成志”,要求统一的语言风格的确有一定难度。但对于前人在运用语言上的技巧,还是非常值得我们借鉴的。要使志书语言流畅,首先要做到字通意顺。应该安排好内容层次之间的关系,处理好段与段、句与句、词与词之间的关系。

其次,可适当使用修辞手法。首届出版的志书,有的语言平庸呆板,缺少生气,可读性不强,究其原因,就是因为片面强调客观记述,而忽略了修辞格的运用。著名语言学家吕淑湘说过:“语法讲的是对和不对,修辞讲的是好和不好”。(《漫谈语法研究》)通过选择适当的修辞方式,使志书语言略带文采,生动流畅。现代汉语的修辞格多达数十种,根据各地编纂经验,有的修辞方式是适宜志书语体的。

1、恰当地运用比喻,既可使文字生动形象,又可使文章简洁明了。  2、适当地运用排比的手法,可以加强语势,使之更加流畅,以增强感染力和说服力。

3、注意语言的韵律和气势,使之声情并茂,增强可读性。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在适当运用修辞手法时,一定不能背离地方志的特殊体例与章法,把地方志写成其他文体。

另外,方志用语必须规范,符合现代汉语标准化的要求。根据修志工作实践,志书行文还要注意以下几个问题:

一是不要文白夹杂。有的志稿往往使用半文半白的语言,弄得语气不畅,艰涩难懂,影响了志书的统一文风和美感。当代方志学家傅振伦先生说:“记事当因时制宜,用当代语言,不可模拟古人、古文、古事,不要故作怪奇,不要画虎类犬,雕鹄成鹜。要做到文从字顺、雅俗共赏”。

二是力戒口语、俗语入志。如“一把手”、“误区”、“怪圈”、“超生游击队”等口语化的用词应避免使用。

三是防止套话、空话和“穿靴戴帽”。

四是防止乱下断语。志书是用资料说话,是非曲直,不言自明,所以一般不乱用结论式的断语。但也要与适当的评论语区别开,志书中画龙点睛地加以评论还是必要的。

五是防止浮词虚夸和乱用形容词、副词。词藻的堆砌,夸张的笔法,华而不实的语言,是志书的大忌。清代章学诚反对“偏尚文辞”,正是为了维护方志的朴实文风。此外,还有那些“极大地、巨大、重大、特别”等副词也要慎用,否则会陷入说大话的弊病。

六是防止用长句。如果一个句子长达几十个字,甚至上百字,读起来吃力,理解上也费劲,要化解成小句。

总之,志书的文风问题决不是无足轻重的。要求我们既要把握好修志的指导思想与志书的文体特点,又要具备较高的语言文字的驾驭能力,还要下足功夫、反复锤炼,这样才能修出名志佳作。

三、方志行文的一些规定

关于志书的行文要求,在首届修志过程中,几乎各地都有规定,基本内容大体一致,只是在某些小的方面有所不同。下面,我们就来了解一些在志书行文中经常遇到的、常识性的东西。

()用字

除古代人名、古代地名、古代遗迹和引文等特殊情况外,一律以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198610月公布的《简化字总表》为依据,使用标准的简化字书写。

()词语

所有名词、术语均应合乎汉语语法规范。不用含混不清或失实的词语。如“有的人认为”、“多数人认为”、“据了解”、“由于种种原因”、“组织上”、“领导上”、“大概”、“或许”等。

()称谓

1.一律使用第三人称,不用诸如“我省”、“我市”、“我县”、“我局”等第一人称词语。

2.涉及人名时。除引文外,不加“先生”、“同志”等类称呼,必要时在姓名前冠以职务。

3.一般不用简称、俗称,各种机构、文件、会议名称必须使用全称。如名称过长,可在第一次出现时使用全称并加括号注明以后所用的简称。简称应概念准确,不易产生歧义。

4.使用地名应尊重历史,用当时的名称,并在括号内加注志书下限的名称。

5.外国的国名、地名、人名、党派、政权机构、报刊名称等,均以新华社的译名或社会上公认的译名为准。外国人名第一次在志书中出现时,必须注明外文原名。

6.植物、动物、矿物等名称,应使用标准学名,必要时可加注标准俗名。如“土豆”就不要写成“地蛋”、“水泥”也不要写成“洋灰”等。

()时间的表示

1.公历的世纪、年代、年、月、日、时、分、秒以及民国时期的纪年均使用阿拉伯数字。表示同一年份、月、日的数字不可断开分行。

2.公元前纪年,写作“公元前××年”;公元纪年,可略去“公元”字,只写“××××年”。但对于公元100年内的年份,一般要加上“公元”二字,如“公元15年”,可避免产生混乱。

3.年份不能简写。如2002年不能写成02年,1999年不能写成99年。再者要注意“截至”和“截止”的用法。

4.中国农历纪年的月、日均用汉字。如今天是壬午年十月二十三,还有正月十五、腊月初八等。

5.含有月日简称表示事件、节日和其他意义的词组用汉字。如果涉及一月、十一月、十二月,要用间隔号“?”将表示月和日的数字分开,并外加引号,避免歧义。涉及其他月份时,不用间隔号;是否使用引号,视事件的知名度而定。(如:“一?二八事变”、“一二?九运动”、五四运动、五一劳动节、三八妇女节等)

6.不要使用时间代名词,如“今年”、“明年”、“昨天”等;应写明具体时间,如“当年”、“当月”、“是日”等。

7.不要使用界定不明的时间概念。如“最近”、“目前”、“以前”、“今后”等,应写明具体时间。

()数字的使用

1.习惯用语中的数字,词汇和成语数字,表述性语言中的数字,一般用汉字表示。如“一律”、“一方面”、“星期五”、“二万五千里长征”、“九三学社”、“二年级”、“十五届六中全会”等。

2.统计性数字一般用阿拉伯数字,表格一律用阿拉伯数字。引文应忠实于原文。同一数字多次出现,应注意保持一致。对于同一数字的书写不可断开分行。

3.部队番号、文件编号、证件号码、及其他序号,用阿拉伯数字。

4.用两个相邻的数字表示概数和带“几”字的概数,必须用汉字。如“三四个”、“十五六吨”、“四五十天”、“十几”等,中间不需要用“、”隔开。

5.尾数有多个“0”的整数数值,一般可使用“万”和“亿”作单位,如二亿三千五百万,可写成2.35亿。

6.在使用阿拉伯数字表示数值的范围时,使用波浪式连接号“~”。如150千米~200千米、2030等。

()关于计量单位

计量单位名称、符号的使用,一律采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定计量单位。志书行文中一般不夹杂单位符号。如kgkm等。但在公式中可以使用。(转自铜山档案)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