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engenzhu2009的博客

 
 
 

日志

 
 

西樵:县级志书表格应用比较与研究 ——以《高安市志》等20部续志为例  

2016-10-25 11:23:13|  分类: 理论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县级志书表格应用比较与研究

——以《高安市志》等20部续志为例

西 

表格,是新方志编纂中“述、记、志、传、图、表、录”的七种体裁之一,凡志必有表,几成通例。新方志两轮编修,从理论上研究志书表格应用的论文不在少数,对新方志表格的应用和质量的提高起到了积极的作用。然而,在志书中针对表格数量的控制,却没有一个志人公认的合理标准,随着二轮续志的篇幅逐渐呈拉长之势,表格在志书中不受制约地随意“膨胀”起来,大有“喧宾夺主”之态,使志书的“著述”本质属性受到严重挑战,不能不引起志人的高度重视。志书编纂七种体裁并用,并非平均用力,而有主次之分;作为纸质媒介的志书,以文为主,以图表为辅,保持其“著述”的本质属性,是志人应着力追求的理想目标。

表格运用是否科学、合理、平衡、协调,是保证志书质量的重要一环。退休几年中,笔者翻阅了手头收集的多部省内外二轮续志,感到志书表格的应用多出现偏差,特别是在表格数量、篇幅的控制上,多有把关不严、审稿不精,导致以表代文、以表“害”文,文不够、表来凑,各分志用表倚轻倚重、文、表比例严重失调等弊病出现,实应引起志人的高度重视。实践出真知,实践出理论;新方志表格数量的确定,只能从修志实践中找答案,通过多部志书用表的比较,找出最恰当的用表数字,恢复志书以文为主、以图表为辅的正常轨道。

一、志书应用表格总数的控制

笔者随机选取了20部二轮续修县级市、区、县志书,其中有5部市志, 5部区志, 10部县志。为记述方便,志书名称均用简称。《高安市志1986~2006》,方志出版社200912版,简称《高安市志》;《赤水市志(19862006)》,方志出版社20125版,简称《赤水市志》;《冀州市志(19862006)》,方志出版社201210月版,简称《冀州市志》;《萧山市志》,浙江人民出版社201312版;《任丘市志(19882008)》,方志出版社20164月版,简称《任丘市志》;《贵阳市南明区志》,贵州人民出版社200810月版,简称《南明区志》;《郑州市金水区志(19912002)》,中州古籍出版社200812月版,简称《金水区志》;《温州市鹿城区志》,中华书局201010月版,简称《鹿城区志》;《上海市长宁区志(19932005) ,方志出版社201011月版,简称《长宁区志》;《朔州市朔城区志(19892010 )》,中华书局201411月版,简称《朔城区志》;《长汀县志(19882003)》,中华书局200610月版,简称《长汀县志》;《邗江县志(19882000)》,方志出版社200911月版,简称《邗江县志》;《梅县志(1978-2000)》,广东人民出版社20104月版,简称《梅县志》;《舟曲县志(19912006)》,方志出版社201012月版,简称《舟曲县志》;《襄汾县志》(续志),方志出版社20114月版;《滑县志(19882000)》,中州古籍出版社201111月版,简称《滑县志》;《 迁西县志( 19872005) , 方志出版社201212月版,简称《 迁西县志》;《仙居县志(1986-2010)》,中华书局20134月版,简称《仙居县志》;《沂水县志(1991~2008)》,中华书局20134月版,简称《沂水县志》;《延津县志(19782005)》,云南出版集团云南人民出版社20147月版,简称《延津县志》。

一部志书用表的总数多少为合理,只有从实践中找答案。

附表一:(略)

就县级志书而言,20部志书的用表平均数是290幅,最多的为《萧山市志》698幅,最少的为《盐津县志106幅,多者为少者的6.6倍。按当今社会的计算办法,如去掉最多和最少的两部,其余18部的用表平均数是276幅,这个数字可作为县级志书用表总数的标准,至多以增加10%计,每部县级志书用表总数应控制在300幅以内,才是比较合理妥切的。这也可以作为县级志书用表量的最高限度。如以300幅作为最高限度计,“附表一”中有7部志书超出了这一限度,似有用表偏多之嫌。从已出二轮续志部头的膨胀趋势看,志书篇幅不受控制并非善策,如此发展下去,方志会逐渐脱离大众,走向它的反面。从志书急需“瘦身”考量,合理应用表格,把表格控制在一定数量之内,亦是精简志书篇幅、提高志书质量的重要环节之一。

再从志书各部类应用表格的数量来看,“附表一”显示,地理部类的用表平均数为60幅,其中超过60幅的有9部,占20部志书的45%;《萧山市志》最多、177幅,《盐津县志》《任丘市志》《赤水市志》最少、6幅,多者为少者的29.5倍。经济部类的用表平均数为100幅,其中超过100幅的有7部,占20部志书的35%;《萧山市志》最多、301幅,《金水区志》最少、28幅,多者为少者的10.75倍。政治部类的用表平均数为55幅,其中超过55幅的有9部,占20部志书的45%;《长宁区志》最多、147幅,《赤水市志》最少、7幅,多者为少者的21倍。文化与社会部类的用表平均数为59幅,其中超过59幅的有7部,占20部志书的35%;《萧山市志》最多、143幅,《任丘市志》《赤水市志》最少、均为15幅,多者为少者的9.5倍。人物与志尾部类的用表平均数为16幅,其中超过16幅的有6部,占20部志书的30%;《南明区志》最多、70幅,《迁西县志》《沂水县志》最少、均为2幅,多者为少者的35倍。各部类用表得出的平均比率,可看作志人的一致认识和普遍认知,以此作为各部类用表的标准还是符合客观实际的。

二、表格在志书中所占篇幅的比率

控制用表数量是促使志书“瘦身”的一个方面,与此同时,还需要从表格占版面篇幅的角度来控制表格的篇幅。志书表格记述的数据内容,应是主要事物的主要方面的主要数据,重点反映历史关节点的重要年份数据,从中体现出事物发展的曲折历程,并非任何事物都要逐年排列数据。但在实践中多出现臃肿的表格数据排列,一幅表占十多页的情况并不少见,无形中使志书版面陡增。从“附表一”可看出,20部县级志书表格占版面篇幅的百分比率为19.48%,即控制在20%以内。其中超过20%的有8部,占20部志书的40%,从多到少依次为《长汀县志》31.7%、《邗江县志》24.6%、《南明区志》24.1%、《高安市志》23.6%、《长宁区志》22%、《冀州市志》21.2%、《襄汾县志》20.7%、《迁西县志》20.5%;不足20%的有12部,其中《赤水市志》最少,为11%,仅为《长汀县志》的34.7%

五大部类表格所占志书版面篇幅的平均比率分别为:经济居首位,表格占版面篇幅总数的35.7%;地理居第二位,占20.7%;社会与文化居第三位,占20.3%;政治居第四位,占19%;人物与志尾居末位,占5.5 %。从实践中可以看出,志书中的地理、基础设施、经济部类(编)是应用表格最多的类别。以经济部类为例,超过30%篇幅的达到13部之多,占20部志书的65%

通过上述比较,可以得出如下结论:志书各部类表格所占篇幅,地理、基础设施、政治、文化等四大部类应控制在20%以内;经济部类应控制在23%以内,最多不得超过25%;社会、人物与志尾部类应控制在5%左右。表体裁的应用一定要适度,以文为主、图表为辅,在版面中应合理布局,严格把控表格应用的幅数与占版面的页数,从而保证志书“著述”本质特性的完美展现。这也是“附表一”中的平均数给我们的启示。

控制表格占版面篇幅的数量,既要全志统筹,又要各编分别把关,限定各编表格占该编页码的页数,只有这样才能使表格的篇幅得以控制。但实际编纂工作中,多出现或略现象。“附表一”中,表格占该编页码30%以上的有:《仙居县志》14编,科技78%、通讯53%、国土资源53%、人口居民43%、教育43%、金融保险42%、交通38%、城乡建设36%、民政36%、农业34%、政法33%、卫生33%、人物32%、体育31%;《鹿城区志》13卷,人口77%、居民生活61%、物价60%、科学技术59%、对外贸易58%、工商管理56%、统计50%、新闻50%、婚姻家庭45%、人物45%、计划43%、社会团体31%、供销合作30%;《襄汾县志》13编,人物60%、自然环境55%、人口54%、经济综述50%、政府43%、卫生40%、建置38%、体育38%、种植业36%、、交通33%、养殖业33%、工业31%、人事31%;《长汀县志》12卷,人物75%、科技教育56%、建置50%、乡(镇)概况41%、商业贸易36%、文化体育35%、医药卫生34%、老区 扶贫与小康建设33%、居民32%、金融保险32%、公安司法30%、民政军事30%;《长宁区志》12编,建筑业50%、城市基础设施42%、三大经济组团41%、工业40%、审判39%、司法行政36%、对外和对港澳台经济内联协作36%、商业35%、房地产业33%、境域行政区划人口31%、上海虹桥经济技术开发区古北新区31%、现代服务业31%;《邗江县志》12编,土地管理63%、人物58%、教育科技48%、对外经贸44%、政区环境37%、社会工作37%、水利33%、工业32%、财政税务32%、人口31%、国内贸易30%、劳动人事30%;《迁西县志》10编,畜牧水产50%、交通43%、公安检察审判司法行政38%、林业36%、金融36%、经济总览33%、水利电力32%、工业建筑业31%、自然环境30%、人口30%;《朔城区志》9编,人口50%、经济总揽50%、乡镇街道50%、政区47%、交通45%、人物37%、前志补遗勘误36%、人民代表大会35%、政务综合管理35%;《金水区志》8篇,人物44%、物价工商质监41%、工业乡镇企业38%、房地产业37%、人民政协36%、人民政府35%、教育科技31%;《任丘市志》7编,体育50%、行政区划39%、水利电力39%、审判检察36%、交通运输邮政通信35%、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任丘市地方组织30%、金融保险业30%;《高安市志》6卷,人物71%、建置区划64%、科学技术35%、金融业33%、城乡建设30%、、自然环境30%;《梅县志》6篇,体育50%、经济综述43%、区域建置38%、国土环保33%、能源31%、社会 人民生活31%;《冀州市志》6编,人物65%、政府58%、人口43%、议会人民代表大会38%、自然环境34%、科技31%;《盐津县志》6卷,人物77%、人民生活60%、经济综述40%、金融保险36%、教育科技34%、商业33%;《南明区志》5编,人物47%、财政税收金融39%、科学技术39%、建置地理36%、工业32%;《沂水县志》4编,教育体育46%、县城乡镇41%、科学技术39%、民政人事劳保34%;《舟曲县志》3卷,方言读标准语音77%、开放开发35%、人物35%;《萧山市志》2编,萧山经济技术开发区33%、水利31%;《赤水市志》1编,人物42%%;《滑县志》1编,人物34%

从上述文字可以看出,人物编集中度最高,达14部,平均占版面达52%,这与二轮续志人物传记普遍偏弱、进而当代人物表格分量加重,使表格占版面篇幅呈“一枝独秀”有关。其他比较集中的有教育科技编10部,政区建置编9部,人口编8部,工业、金融、体育等编为6部,交通、经济综述等编为5部,不足5部的有自然环境编4部,乡镇街道、水利、商业贸易、开发区、民政、人事、卫生等编为3部,国土资源、城乡建设、人民生活、农业、经济管理、政府、人大、政协、政法、审判等编为2部,其他均为1部。占版面篇幅50%以上的达32编之多,表格篇幅超过文字篇幅,颠倒了“以文为主、以图表为辅”的编纂法则,无形中削弱了志书的著述性、可读性。

首轮志书的随文表格数量偏少,主要与编纂人员的重视程度不够有关。二轮续志普遍得到重视,随文表格激增,似有矫枉过正之嫌。表格也要占版面,每幅表格占篇幅少者几百字,多着几千字甚或上万字,用表越多,所占篇幅越大。从志书急剧膨胀的角度考虑,随文表格也要有所控制。笔者有个不成熟的建议,一般情况下,按志书文字总量谋划随文表格的使用量,可从三方面加以控制:一是用表总量限定在300幅以内(如“附表一”用表平均数290幅);二是每万字配置表格限定在1.5幅左右(如“附表一”每万字用表平均数1.52幅);三是表格占全志版面篇幅限定在20%以内(如“附表一” 表格占全志版面平均数19.45%),这样三管齐下,表格的数量与篇幅控制就有了一个明确的标准与尺度。理论只能从实践中来,进而指导实践。20部志书表格的多种平均数,既可称为实践的结晶,也是修志人的共识。一些可上可不上的表格尽量不上;一张表能够选用几个关节点年份数据就能交代清楚事物发展脉络的,就无需逐年连篇累牍排列数据;志书中记述“点”的内容,如乡镇街道、企事业单位选介等,不宜用表格反映;以发挥志书功能大小来决定表格的取舍。20部志书的平均文字量为2025千字,实践给出了答案,从二轮续志需要“瘦身” 的角度考虑,以2000千字篇幅的县级志书为例,文字量应控制在1500千字左右;表格以占20%篇幅计,当为400千字以内;图片以300幅计,当为50100千字。书籍厚度以一本书能够装订容纳得下为标准。这也是笔者认为县级志书篇幅的最高限量,志书总篇幅若能控制在1500千字左右,才是一个比较科学、合理的范畴。首轮县级志书中指组要求控制在600千字以内,离实践似乎远了一点,似有偏紧之嫌;中指组对二轮续志篇幅字数没有限制,似乎又走向另一个极端,无论省、市、县哪一级志书,篇幅长短均无标准,字数不受限制,任其“自由发挥”,笔者以为未必是好事。志书脱离社会大众主体读者群,越编越长,令人生畏,成为束之高阁的“艺术品”,其“服务当今、惠及后世”的功能就会受到极大制约、甚或逐渐丧失殆尽。

三、分志表格要根据内容记述需要酌情配置

志书中各分志表格的应用,并非平均用力,要根据内容记述需要酌情配置。地理、基础设施、经济三大部类是表格应用最多的部类。笔者罗列了20部志书中用表量最多的八种分志,从中可窥见端倪。

附表二:(略)

“附表二”显示, 20部志书自然环境志的用表平均数为12幅、占分志版面篇幅为21%;《襄汾县志》用表最多、28幅,《梅县志》《赤水市志》最少、均为1幅,多者为少者的28倍;《襄汾县志》表格占版面篇幅最多、55%,《赤水市志》最少、3%,多者为少者的18.3倍。人口志的用表平均数为14幅、占版面篇幅为31%;《鹿城区志》用表最多、42幅,《滑县志》最少、2幅,多者为少者的21倍;《鹿城区志》表格占版面篇幅最多、77%,《滑县志》最少、10%,多者为少者的7.7倍。城乡建设志的用表平均数为9幅、占版面篇幅为20%;《南明区志》用表最多、26幅,《梅县志》《赤水市志》最少、均为2幅,多者为少者的13倍;《长宁区志》表格占版面篇幅最多、42%,《赤水市志》最少、5%,多者为少者的8.4倍。经济综述志的用表平均数为12幅、占版面篇幅为27%;《迁西县志》用表最多、27幅,《任丘市志》最少、2幅,多者为少者的13.5倍;《朔城区志》《襄汾县志》表格占版面篇幅最多、均为50%,《长汀县志》最少、10%,多者为少者的5倍。工业志的用表平均数为14幅、占版面篇幅为19%;《邗江县志》用表最多、41幅,《长汀县志》《舟曲县志》最少、均为1幅,多者为少者的41倍;《长宁区志》表格占版面篇幅最多、40%,《长汀县志》《舟曲县志》最少、均为2%,多者为少者的20倍。商贸志的用表平均数为14幅、占版面篇幅为20%;《萧山市志》用表最多、50幅,《鹿城区志》《沂水县志》最少、均为1幅,多者为少者的50倍;《长宁区志》表格占版面篇幅最多、35%,《鹿城区志》最少、5%,多者为少者的7倍。金融志的用表平均数为11幅、占版面篇幅为24%;《南明区志》用表最多、29幅,《梅县志》《盐津县志》最少、均为4幅,多者为少者的7.3倍;《仙居县志》表格占版面篇幅最多、42%,《梅县志》最少、6%,多者为少者的7倍。经济管理的用表平均数为16幅、占版面篇幅为21%;《鹿城区志》用表最多、40幅,《滑县志》最少、5幅,多者为少者的8倍;《鹿城区志》表格占版面篇幅最多、48%,《南明区志》最少、10%,多者为少者的4.8倍。

从“附表二”可以看出,在用表量较多的分志中,无论用表数量和占版面篇幅均存在缺乏全盘统筹的主观意识,表格设置随心所欲,“捡到篮子便是菜”的做法较为常见,故而出现分志用表倚轻倚重的弊病,表格设置并非各分志平均用力,对于适宜用表格反映事物发展规律的分志,适当放宽幅数与篇幅也是正常的,但也要有个度数的把握,特别是篇幅的控制要适度,笔者以为控制在30%以内比较合理。个别特殊的分志另当别论,如二轮断代志中人物分志表格的应用,或志书中为突出地方特点和时代特色的重点分志。作为纸质印刷品的三级志书,多种题材的应用要各自有度,适度则恒,过度则异。文字、表格、图片三者应用一定要平衡、协调,尤其要注重表格的科学性、资料性。坚持“以文为主、图表为辅”的编纂原则才是正道。从已出版的二轮县级志书来看,表格应用渐呈泛滥之势,以表代文、以表害文,文不够、表来凑的现象时有出现,表格运用过度,给人以数字资料堆砌、著述性缺失的印象,实应引起志人的高度警觉与重视。志书是一种著述,在表格的应用上要精心筛选、提炼,精雕细琢,严格控制表格的应用数量和占版面篇幅的空间,保持其纯洁的著述属性,

四、表格编制中的其他问题

表格设计是一项艰巨的系统工程,表格质量的好坏直接关系到志书整体质量的高低,因此需要在实践中不断地探索总结,充分了解各种形式的优缺点,根据实际情况力求设计出更加合理科学、形式多样的表格,进而促进志书整体质量的提高。从上述20部志书来看,表格应用还存在些许可改进之处:

一是志书要配置表格索引。索引是新编志书的有机组成部分,是揭示图书文献内容存在形式的一种方法与手段,达到指引读者以便捷的途径,准确、完整、快速地查阅到主观所需要资料的目的。编制索引是广大方志工作者的重要任务。笔者以为,书中配置表格索引,除方便读者检索之外,还有一隐形功能,即可使编者对全志表格配置有个清晰了解,酌情调配和控制各分志表格的使用数量,克服各分志之间表格应用倚轻倚重之弊。20部志书中,配置表格索引的有:鹿城区志、襄汾县志、仙居县志、长宁区志、金水区志、朔城区志、长汀县志、冀州市志、萧山市志等9部,不足20部志书的半数。由此可见,志书配置表格索引还未引起志人的重视,希冀今后出版的志书能够补上这一课。编制表格索引并没有难度,举手之劳,读者、编者两利,何乐而不为呢?!

二是序号标法不统一。20部志书表格序号的标法有6种之多,依次为:编序号、编内表序号的标法有长宁区志》《邗江县志》《仙居县志》《鹿城区志》《襄汾县志》《冀州市志》长汀县志》《任丘市志》《舟曲县志》《沂水县志》《盐津县志》等11部,编序号、章序号、章内表序号的标法有《南明区志》《迁西县志》《金水区志》《梅县志》等4部,编序号、编内表序号、全志表序号的标法有《朔城区志》《高安市志》2部,编序号、章序号、全志表序号的标法有《萧山市志》1部,编序号、章序号、节序号、全志表序号的标法有赤水市志》1部,编序号、章序号的标法有滑县志1部。实践表明,二轮续志编纂普遍重视了表格序号的标注,唯一遗憾是未形成统一认识,表格序号缺乏规范化,标注混乱。表格序号标注虽为细枝末节,然而“细节决定成败”,志书编纂的规范化既要注重篇目框架、内容编排等大的方面,同时也要注意细小环节的规范统一,有章可循,步调一致,体现出科学、严谨的学术品位,进而三级志书形成合力,社会宣传效应就会大增。依笔者意,表序号是为读者阅读服务、提供便利的,要三者皆顾,用三个数字如“111”标示,即第一个数字为编序号(20部一致),第二个数字为编内表序号(共有13部),便于读者及时了解各编设表情况,利于编者平衡各编表格数额,前二项基本形成共识;第三个数字为全志表序号(有4部),笔者以为该项数量虽少,但无论从编者或读者两方面考虑,均不可或缺,它既便于读者通晓全志设表总数,又利于编者把握全志设表情况,平衡、协调志内各编表格的应用。笔者以为,表格序号还是统一起来为好。

三是志书中要慎用卧表。现代书籍均为横排版本,表格形式用立表最为简便可行,既版面美观,又方便读者。卧表增加读者阅读之苦、颠倒之累。为读者着想,尽量用立表,力求避免使用卧表。从20部志书来看,配置卧表的有:长汀县志》56幅、《鹿城区志》33幅、《舟曲县志》26幅、《萧山市志》20幅、《仙居县志》15幅、《朔城区志》11幅、《邗江县志》8幅、《迁西县志》《金水区志》《襄汾县志》7幅、《任丘市志》《南明区志》4幅、《长宁区志》《沂水县志》《冀州市志》2幅,《高安市志》1幅,共15部,占20部志书的75%。其中有不少卧表并未占满整个页面,或五分之四、或三分之二、或二分之一,且不少卧表仅占半幅页面(有的甚至少于半幅),形成浪费版面之态,在形式上给人不严谨、不科学、不雅观的印象。卧表改立表亦有一法,即一表分为二表,表题加括号(一)(二)标示,既美观大方,又省却读者颠倒翻看之累。依笔者意,卧表在志书编排中最好不用。

上述三项,是笔者在比较研究中感到比较突出的问题,表格运用中的其他问题:诸如表格中的数据要与正文严密核对,避免出现抵牾现象;表格的标题标法要一致,年份移前(年份间隔号为一字距连接号“—”);表格的拦距要紧凑、密致,空白过大的表格,可由单栏折成双栏或三栏,尽量节约版面空间;要采用法定计量单位,如质量用克、千克、吨;面积用平方米、万平方米、平方千米等;数据的小数点要一致,排列要整齐;缺项过多的表格最好不用,改用行文表述;转页表要加“续表”字样;等等。毕竟寸纸尺短,难以完满表述。

新方志编纂开展以来,中指组始终把三级志书的规范化当做提高志书质量的重要着力点,一直为此而进行着不懈的努力。笔者以为,志书的规范化是必由之路,表格编排的规范化亦应提上议事日程,提出一个较为科学、规范、合理表格的编排规范模式,这样便于各级志书一体遵循,形成合力,方便社会各界更好地认识、了解志书,使志书的功能得到充分发挥。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