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engenzhu2009的博客

 
 
 

日志

 
 

沈水清: 方志编纂美特点初探  

2016-12-18 20:59:02|  分类: 方志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方志编纂美特点初探

沈水清

美是人类与客观世界对象性关系中的一种表现关系,是真、益(实用)表现人的本质力量的形象显示,是一种具体的客观可感形象的存在。正如法国雕塑家罗丹所说:“美是到处有的”(《罗丹艺术论》),俄国美学家车尔尼雪夫斯基提出“美的踪迹要到自然、人生、社会的具体形象里去找”(《宗白华《美学散步》第14),问题的关键是能否发现美。修志人员在志书的编修中所创造的是方志的编纂美(简称“编纂美”),编纂美具有如下主要特点:编纂美是修志主体与客体(地情和载体志书)的和谐统一。

方志编纂是一项具有社会广泛性、知识综合性、历史继承性、探索创造性等特点的精神生产劳动。它的客体对象是一方一代的自然、人文、社会之历史与现状,其表现形态是文学、实物、口碑等资料以及编纂成果志书。修志人员在对客体的审美活动中,将地情资料——文字、实物、口碑资料进行搜集、理整、挖掘、鉴别、考辨、使之转化为打上主体修志人员审美烙印的文字资料。这些文字资料是修志人员了解、熟悉、研究、鉴赏地情的精神文化财富。

在修志人员的创造性劳动中,不断地治理出地情中所存在的自然美与社会美,使之成为方志美的源泉。例如,安阳市郊区是殷墟文化的所在地,这里文化发达、古迹遍地、文物精美。为了再现殷墟文化的美质,《安阳市郊区志》的编纂者将“殷墟文化”从文化中抽出,专设“殷墟志”,集中再现殷墟的文化美;在“概述”等有关编章中对段墟文化又作了点睛式显示,卷首照片又集中再现了殷墟文物的美感。从中可见,方志的编纂美总是将修志主体“内在固有尺度”即美的尺度“移入”客体,改造客体,从而使两者达到和谐统一。

修志人员根据一方一代的不同地情优势,设计出不同的志书体例,、并“按照美的规律”构建志书的篇目,将地情美融注于方志文化中。在这一创造性的劳动中,凝结着修志人员自身的知、情、意,使编纂主体最美好的一部分“移入”编纂客体志书之中,达到主体与客体的高度和谐统一,创造出形形色色、千姿百态的方志编纂美。

编纂美是真、益(实用性)、美的统一。方志编纂工作的真是指自身的客观规律性,其内涵是:指导思想、体例、资料、语言以至志书出版发行中的规律性。“方志的真实与地情真实不是一回事。地情真实是客观存在的实际事物,它既丰富多彩,运动否息,原始粗糙,零星分散,有本质和现象,主流和支流,真善美和假恶丑混染在一起,因此它是方志真实的原料,为方志真实提供了一个基础。方志真实是对地情进行概括和提炼加工而形成的正确反映客观实际的优秀品格,它不仅具有地情现象的真实;而且包含着历史本质的真实,既体现着具体事物的客观真实性,又反映了地情的本质和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是现象和本质,偶然和必然辩正统一的真实。”(王照伦《方志的真实性和倾向性》载1995年《黑龙江史志》第3期第23)违背了方志编纂工作的客观规律,就不能创造方志美。

益是指方志文化的实用价值,他必须符合人类的某种目的,对人们有用,简言之,方志是有实用价值的书。清代顾炎武提倡史志的“经世致用”,章学诚讲:“夫修志者,非示观美将求其实用也。”孓说:“略仿会典则例,以备一方实用,真经世有之书也。'(山东地方志编委会编《章实斋方志论文集》第33页、第5)当代方志学家朱士嘉说:“方志中所蕴藏的极其丰富的资料,可为各行各业的发展服务”(《朱士嘉方志论文集》第179页。董一博再三强调:“今天编纂地方志,‘用’就是我们的着眼点,也就是我们的历史任务,如果说。要突出地方志的特点,最根本的是突出‘用’的特性其它都是为‘用’服务的,为现实‘用’,为历史的‘用’以及各种最广泛、最实际的‘用’。”(《董一博方志论文集》第437)从上文可知,方志文化应突出志书的实用价值。新方志编纂美的实质就是志书为现实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为改革开放服务,为实现四个现代化服务。普列汉诺夫讲:tt使用价值先于审美价值”,没有实用价值的方志文化,当然也不会有审美价值可言。r

所以,方志编纂过程中的真(合规律性)与益“(实用性)是创造编纂美的基础,但这种真与益又不能简单地等同于美。从志书的实际编修过程考察,方志的编纂美总是产生于编纂实践中对真与益的一种积极的肯定,从中显示了修志人员自身的价值,实现了人的本质力量的形象观照。

编纂美是方志文化内容与形式的完美统一。形式和内容是马克思主义的一对哲学范畴,形式因内容而存在,是内容的表现方式,内容决定事物的本质与基础。内容与形式相互作用,相互影响,是辩证的统一。志书的形式是表达地情内容的,地情内容是第一位的,是决定志书质量的主要因素。方志编修中制定体例应《一方一地的实际出发,以完整、系统、求实地记述一方之全史之为目的。新编浙江《龙游县志》从龙游的实际出发,在总纂时“改章节体为类目体”。其理由是“作为资料书种,类目体比章节体更适合分门别类的编排及著述;类为事类,目到实体,更利于志书重事物实体记述,类目体上下左右的相因隶属,隐于一种内在的联系,不象章节体表现为明线展示的那样严密,因此具有更大的灵活性,更便于从县情特点出发,按事物·般属性的隶属和相因关系来安排篇目;给精简篇目,带来了很大好。处;此外,归属容易处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更能科学得体。”(《龙游县志.本志编纂始末》)该志将章节体改成类目体后,在体例篇目上突出了龙游县的个性,创造了一个自成体系,自成章法,适合于内容表述的形式,进而达到形式与内容的统一。

编纂所要求达到的是形式与内容的完美统一,即志书的编纂形式能恰如其分地适合地情的显示。湖南芷江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最后胜利,中国政府代表接受日本代表洽降的所在地。新编《芷江县志》的护封上是抗日战争受降纪念牌坊的大幅照片,绿树黄花环绕的一片开阔地上,巍峨雄浑的大牌坊耸立中央。这是方志文化中形式与内容完美融合的典型实例,她以照片的壮美形式,显示了抗日战争胜利的这一重大内容,表现了修志人员卓越的见识和强烈的民族意识。

志书的内容,总要通过适当的编纂形式表现出来。洛阳市是九朝古都,文物胜迹尤为丰富。“洛阳市《文物志》用流畅的文笔,琢入浅出地将一处处遗址,一件件文物生动地介绍给读者,并配上大量照片和插图,使读者增加对所述文物的直观感。图片都十分精美,特别是书前的彩色照片,简直就是一幅幅艺术佳作,不但使文物增加了直观感,而且给人一种美的艺术享受。”(杨升南《一部有特色的文物志——评洛阳市《文物志》载。1995年《中国地方志》第4期第48)该志将洛阳文物的内容渗透为形式,转为形式,使得形式与内容融为一炉,将方志文化的美得充分显示,实现了形式与内容相统一的方志编纂美。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