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rengenzhu2009的博客

 
 
 

日志

 
 

西樵:续修志书的独立性思考  

2011-07-04 11:16:38|  分类: 理论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续修志书的独立性思考

——兼议方志的传播与利用

任根珠

 

    提要:续修志书应具有独立性、完整性,有利于志书功能、价值的提升,有利于续志的传播与利用;强调续志的独立性,是方志的本质属性使然,是为读志用志着想;续志编纂在完善志书独立性方面做了多种努力,进而增强了续志功能的发挥。

关键词:志书  独立性  传播  利用

 

续修志书以续志体式编纂,已成为二轮续修志书的主流。续志体式的志书如何勾连历史、承接前志,已出续志创造出许多成功的经验,但亦存在不少问题。主要症结,在如何体现二轮续志的独立性和完整性上。实践证明,凡把续志编纂绝对化,即完全以切断式编纂的续志,既违反方志编纂的常规,又使志书所记述的事物失去源流与完整,其价值大受影响,从而不利于方志的传播与利用;凡注重续志自身的独立性、完整性,在重点记述断限内事物的同时,既勾连历史,又承接前志,保持事物的完整记述,使读者在没有前志的情况下,也能够了解事物的起源、嬗变,把事物记述得自然、完整,真正做到“无缝对接”,志书的功能、价值就会得到大力提升,更利于方志的传播与利用。

    一、强调续修志书的独立性,是方志的本质属性使然

    在世纪交替前后的十余年间,在首轮志书完成之后就有不少市县紧接着开展了二轮续修志书的编纂,且成果陆续问世。二轮续志编修有几个显著的特点:一是省、市、县三级志书全面铺开,紧接首轮志书进行编纂,在中国方志的发展史上是极其少见的。二是二轮志书编修普遍采用续志体式,而在旧志中续志体式的志书占到极少数,可资借鉴的经验比较缺乏,使二轮志书编修面临许多难题。三是续志体与通纪体相较,具有自身固有的特性,在时空范围的选择上存在较大差异。四是续志体志书由于采用了不同的编纂体例和编纂方法,在反映方志的特有功能上亦存在较大差异。续志体志书编纂,确实存在有较大难度,难就难在把握方志的本质属性上面。

    已出的二轮续志体市县志书,大体有两种方式:一为“切断式”,即二轮紧接首轮,只记断限内的事物,不考虑两轮志书的衔接,把多轮志书放在一起看事物的整体面貌;一为“接续式”,在衔接前志时考虑事物的连续性、系统性、完整性,把二轮志书看成是独立的著述。两种体式孰优孰劣,还有待社会的检验、读者的检验、历史的检验。但以方志固有的本质属性而论,我以为后者明显优于前者。

    笔者认为,续修志书应是一部单独的志书,即独立成志,不能与上届志书合二为一,成为一个“连体婴儿”。“按照传统的观点,每一部独立出版的文献本身就应该内容完整。文献也好、文章也好,首先是内容的连续性和完整性,其次是叙事有原委,讲求事物的源流,事物发生、变化的因素。目的就是力求历史的真实性和完整性”(梅森《省级志书二轮与首轮衔接之简析》,见江苏省地方志办公室、江苏省地方志学会编《江苏省二轮修志参考资料第七辑》)。续修志书只有独立成志,其志书功能才能得到较大限度的发挥。理由如下:其一,就方志的定义而言,称方志为“一方古今总揽”、“一方百科全书”,国务院《地方志工作条例》的解释为“全面系统地记述本行政区域自然、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历史与现状的资料性文献”。如果续修志书不能起到综观一地之古今的作用,显然难以与方志自身的特征属性相吻合。其二,就修志的传统而言,每部志书均应独立成志。现存的历代旧志,不论是续修、再修、重修的志书,绝大部分都能独立成志。魏桥在《广义的续修是传统方志的主要形式》一文中指出,方志体例自宋代基本定型以后,历代修志在继承的基础上均不断有所创新,并不完全拘泥于前志。单纯地继承、简单地填补前志,不可能修成佳志。续修志书应在前志的基础上因时因事而变,则是必不可少的。并提出,为了保持新一轮志书的完整性,可专设“地情概貌”、“历史纪略”两部分。要深化对地情的认识,深入了解当地发展史,以示志书的完整性。魏老是赞成续修志书要单独成志的。就不同时代的人编修的志书,对相同的历史事件和事物,也有不同的记述和评价,对古今、远近之事物有不同的详略标准,这正好为后人研究人文历史提供了极好的史料。其三,就续修志书的实际操作而言,每部志书都应该独立成志。志书所记诸多内容,均与历史资料紧密联系在一起,如若舍弃断限之外的资料,续志就不成其为“一方之全书”。在续修志书过程中,与其自行设置诸多的条条框框,倒不如放得开一点、宽一点,把续修志书编纂成一部全新的“包揽一方之古今”的实用志书,更切合实际一些。

    在中国的方志发展史上,重修是主流,续修、补修是支流。这与旧志编纂间隔时间较长有一定关系,同时也与旧志编纂人员对志书的认识有很大关系,即“方志统合古今乃为完书”。这既是历代志人的普遍共识,亦是对通纪体与续志体志书的客观评价。纯粹的续志体(断代志)志书与勾连、接续历史内容的续志体志书,其社会功能与使用价值不可同日而语。

    二、强调续修志书的独立性,是为读志用志着想

    首轮社会主义新方志编纂自20世纪80年代初开启,到90年代中期大部分志书面世,到20世纪末进入扫尾,随之二轮续志编纂开启。新方志编纂20年左右一个周期。随着读志用志人群的扩大,志书的受众面更加广泛。志书面向大众,是不言而喻的道理。“经世致用”是方志的法则。读者只要有一部志书在手,就可大致了解一地之古今概貌,才能体现出方志应该有的价值。从读者角度考虑,续修志书就应该独立成志,具有相对的独立性。续志体志书与通纪体志书相较,其本身就有诸多缺陷,如若不在勾连历史、接续历史上下功夫,就很难发挥续志体志书应有的功能效应。

    其一,随着修志工作的广泛开展,方志成果的不断涌现,再加上新闻媒介对志书的大力宣传,社会各界对方志的认知程度得到很大提高。在普通读者的眼中,方志乃“一方之全史”、“一方之百科全书”,一部志书在手,即可了解一地之古今概貌,这也是无可争辩的事实。但对普通读者而言,很难看到十多年前出版的首轮志书。就市县志而言,时至今日,首轮志书已少得可怜,多数市县志书业已断档。在二轮续志出版面世之时,一般读者已很难购买到首轮志书。究其原因,一是首轮市县志普遍印数偏少。如山西的《夏县志》、《大同市城区志》、《大同县志》等志书总印数仅500册,不及发行就“囊中羞涩”;大部分志书印数均在2000册左右,亦普遍留存于当地,外地人很难看到,到续志未及出版时大部分均告罄;只有少部分达到5000册,如《绍兴市志》。2010年1月我曾应邀到江苏讲学,先在萧山待了几天,委托萧山志办人员购买首轮《绍兴市志》,因脱档而未果。再如笔者想交换中指组确定的二轮试点单位秦皇岛市、辛集市的首轮志书,亦因脱档而未果。作为省一级志办人员搜集志书还如此之难,遑论普通读者矣。首轮志书印数少、发行少,普通读者很难购到。二轮续志若能够在恰当地勾连、接续历史内容上下些功夫,使读者一志在手,便可揽一地之古今概貌,善莫大焉。

    其二,按国务院《地方志工作条例》要求,续志编纂20年左右为一个周期。就人类历史发展进程来看,时光20年一轮回,逝去了一代人,又新成长起一代人,对新成长起来的一代人而言,很难购到首轮志书。志书若纯粹编成“切断式”的续志体志书,很难反映一地完整的历史全貌。当然,这个“全貌”与通纪体式的首轮志书是有差别的,这也是由二轮续志记述历史内容的特殊性决定的。

    其三,就读志用志的社会效益而言,每部志书都应该独立成志,读者都希望一部志书在手,便知一地之古今。我们总不能说,你想了解本地的历史吗?请到上届志书中查找去吧。读者要了解一地之历史,必须有上届之志书,这岂不是强人所难!续修志书应该多为用志的读者着想,修志即为用志,用志是硬道理,用志是占第一位的。

其四,续志采用勾连、接连历史的方式,既增强了续志的独立性,同时亦有利于方志的传播与利用。方志为全面客观地记述一地域从自然到社会、从历史到现状的资料性著述。人们认识、理解、阅读方志,均是由方志本身固有的本质属性来出发的。通纪体如此,续志体(断代志)亦不例外,只是在记述的时空范围上、记述的编纂手法上有所区别而已。二轮续修《沁水县志》出版后,因缺漏了历史人物赵树理的传记,受到老干部们甚至方志专家曹振武的质疑,即《沁水县志》没有赵树理的传记,那还叫志书吗?赵树理(1906—1970),现代著名小说家、人民艺术家,代表作有《小二黑结婚》、《三里湾》等,是中国文学界“山药蛋派”的开创者,是沁水县历史上最著名的文化名人。可见,丢掉了重要的人文历史内容,读者是难以认可的。

    三、完善续志的独立性,是修志人员的不懈追求

    志书固有志书自身的本质特征,与年鉴具有不同的本质属性,完全用“切断式”编纂续志,有违志书的特质功能,同时也不利于志书的传播与利用。鉴于此,随着修志人员对续志体例认识的不断深化,在完善续志的独立性上做了多种努力,进而增强了续志功能的发挥。

    主要门类不缺,体现续志的全面性。方志具有“无备不载”的传统,一部志书将一地域内的古今人、事、物分门别类,一一记载下来,就概括了一地域已知的全部情况。要了解一地域的历史和现状,只须在一地的志书中查阅即可。这一任务,是其他任何书籍都无法承担的,只有方志才能担当这一重任。这也是由方志所具有的本质属性所决定的。当然,无备不载亦有个度的把握问题,所有古今人、事、物,均有大有小,有主有次,不宜理解为事事都载,而是记述古今人、事、物的主要方面的主要情况,符合主客观的需要和可能。二轮续志开启之初,针对续志门类的安排,引起诸多争议,不变不记成为争议的焦点。故而前期出版的二轮续修志书,不少出现主要门类缺项的情况,或无自然环境(如续修《山西省志》篇目中既无“地理志”,亦无“自然环境志”),使方志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或无建置沿革,难以看到一地域区划变动的历史纵坐标;或无民俗方言,难以反映一地域的民性民情等等,不一而足。不变不记,实则违背了方志“全面系统地记述本行政区域自然、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历史与现状的资料性文献”这一基本原则。随着续志编纂的深入,众多志人看到此种做法的弊病,在续志门类的设置上力求体现全面性。2008年9月16日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颁发了《地方志书质量规定》,明确要求续志编纂要“内容完整,横不缺要项,纵不断主线”,使门类设置的争议划上了句号,使续志的门类设置重新回到了正确的轨道。为避免出现不应有的漏项,还具体规定了续志应记述的地理、基础设施、经济、政治、文化、社会、人物等7大部类及所涵盖的37个门类。《规定》集中了修志人员的集体智慧,体现了大多数人的观点,形成续志内容在认识上的一致性,进而强化了续志的独立性。

    探前追述历史,体现事物发展的连续性。按中指组的规划设想,二轮续志的断限为20年左右,即1985-2005,第三轮则为2006-2025,每隔20年左右为一轮修志周期,体现出社会主义新方志自身的修志特点。由于续志以记述改革开放为重点,故续志断限往前顺延几年(以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为起点),亦属合理范畴,可以记述改革开放的完整进程。续志确定了断限,即表明了记述的重点或主要内容以断限时段内为主,这是无庸置疑的,这也是方志的编纂原则“详今略古”、“详近略远”所决定和制约的。二轮续修志书是连接首轮、二轮以及后续三轮志书的桥梁和纽带,具有承前启后的作用,可以说,写好二轮续修志书的“起始”,已成为做好二轮续志编纂工作的着眼点和切入点。要保证甚或提高二轮续修志书的质量,必须将其与首轮志书的内容相联系,把其放在历史长河中加以比较,使其彰显因果,反映变化和发展。任何事物都有一个发生、发展和变化的过程,那种一味强调只记上下限之内事物的发展过程,既是片面的,也是不可取的。二轮续修志书所记述的事物,以断限内为主,以断限之前为辅,将断限之前的事物发展过程作一简要铺垫,是必不可少的。同时,志书作为资料书,其资料性主要就体现在资料的连续性和系统性上,志书有断限,但事物的发展没有断限。所以,二轮修志过程中很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要展现事物发展本身的连续性,既反映出事物以前的客观实际,又体现如今变化了的事实,既有继承又有创新。否则,就会出现人为割断历史的现象,不但会降低二轮志书的资料性和可读性,而且会影响整个修志系统工程的质量,造成资料的系统性功能降低,从而降低志书的使用价值。在二轮续修志书的编纂中,既要注意与首轮志书的连续性,更须注重二轮续志的独立性和完整性。二轮续志所记述的事物如果只从上限时间写起,只记现状而抛弃历史,与地方志所固有的本质属性相违背,也无法达到“纵述史实把握事物的发端、变化和现状”,二轮续修志书的独立性、连续性、完整性也便随之消失。二轮续修志书,首先要强调志书的独立性,即站在续修志书的立场上,以我为主,以续为辅,独立成志,流传后世。从编者的主观上说,联系历史是必须的,即我们一贯强调的“明古”,就是对事物记述要点明发端,阐明发展,彰明因果。只有明古详今,才能认识事物发展的全貌,同时才能更深刻地了解现实。当然,探前追述历史,重要的在于把握好一个适度的问题。在反映联系历史的层面上,续志体与通纪体有着明显的区别。从客观上说,续志体志书通过联系历史(这个“历史”可长可短,根据记述事物所需的明晰度来适度掌控),也便自然而然地起到了承接前志的作用。

重述人文历史特色,体现续志的完整性。中华民族五千多年的文明史就是人文精神的历史。方志由地记、图经发展、演变而来,至宋代始定型,就成为一地域文明发展史的主要载体。重述一地域的人文历史特色,既体现志书地方性的特点,又是志书完整性的起码要求。二轮续修志书的编纂,应力求保持地方志的基本特征。重视人文历史的记述,既是衔接前志的需要,亦是续志记述内容连续性、完整性和独立性的需要。人文历史内容大致包括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前志大事记中记述的在本地域发生的重大历史事件,二是前志人物传中在全国有重大影响的历史名人,三是建置沿革中重要历史关节点的历史建置情况,四是前志已记、至今仍存的文物古迹,五是具有地方特点的民俗民风,六是自然资源和旅游资源,等等。虽然这些内容在首轮志书中均已记过,但在续修志书中还须重新记,只是记述的手法要简洁、明了。在这一方面,已出版的部分二轮续志进行了不懈的探索。如大事记的编纂手法即有多种,或将前志大事记精编压缩,放在附录之中,与卷首大事记前后呼应,展现历史发展的纵线条;或将历史大事浓缩,与断限内大事合并放于志首,发挥大事记纵贯历史、与概述篇一起统领全书的作用。如人物传的编纂手法,或将前志传记人物名录放在传记之首,便于读者了解前志人物设传情况,起到检索作用;或将历史著名人物的传记重复登载,与断限内传记合并,一体展现本地域人杰之盛。如此等等,不一而足。各种编纂手法的运用,均体现一个宗旨,即突出续志的连续性、完整性和独立性。一地重要的人文历史内容,在续志编纂中不可或缺,毫不夸张地说,它是方志记述的灵魂所在。目前,衔接前志、勾连历史呈现多样化的局面,虽方式方法不同,但目标一致,即在完善续志的连续性、完整性、独立性上下功夫。每种形式并非十全十美,利弊得失共存。当然,哪种编纂手法更切合方志的本质属性,更利于方志的传播与利用,还须经过读者、社会及历史的检验。方志编纂创新无止境,但要行走在方志自己固有的轨道之上。

拾遗补缺纠误,体现续志的独立性。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关于第二轮地方志书编纂的若干意见》指出,“要处理好与前志的衔接,并注意对前志的拾遗、补缺、纠讹”。续志要拾遗、补缺、纠讹,就是衔接前志的一种方式,同时续志的连续性、独立性亦蕴含其中。就现已出版的续修志书来看,大部分都在续接前志的基础上,把对前志的考订正误和补遗的内容集中置于书后附录内。但总体感觉对前志的正补工作并不是很充分,有的像蜻蜓点水,有的有补遗而没有纠误,有的甚至补遗和纠误都没有。对前志的补缺纠误,是二轮续志必不可少的任务之一,是非做不可的一项工作。首先,对前志正补体现了修志工作者对党对人民对后世高度负责的敬业精神。真实、全面是志书的价值所在,但因种种原因,首轮志书出现了这样那样、或多或少的不足和遗漏,在一定程度上损害了志书质量和信誉。值得庆幸的是,各地很快紧接前志开始续志编修,使得在较短时间内纠正前志不足和遗漏变成了可能,正所谓“亡羊补牢,犹为未晚”,续志不补,更待何时。其次,首轮志书出版发行后,在社会上已经产生了一定影响,其优劣短长,公道自在人心,肯定赞扬的自不必说,批评揭短的也在所难免。除积极组织自纠自补外,还要尽可能动员社会力量批评指正。面对首轮志书中的差错和不足,要勇于正视,虚心改正,这对修志工作者的形象和声誉不仅不会损伤,而且还会赢得社会更多的尊重和信任。相反,那种对前志错漏听之任之、视而不见的态度和做法,对修志工作者的形象才是莫大损害,人们会由此怀疑我们的修志水平和志书权威,而且由此造成对续志工作和地方志事业发展的危害,则更是我们广大修志工作者所不愿看到的。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